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2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星間飛行[御克]

「克哉。」某天晚上,御堂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看見克哉已經早早跑進被窩中,隨手正翻著雜誌看。他似乎是沒聽見自己在叫他,沒有抬起頭來,也沒有任何回應。「克哉!」

於是他又叫了一聲,但還是沒回應,御堂皺起眉頭走近床邊,一口氣坐了下來,床大大的晃動起來,克哉才驚訝轉頭看他,並摘下了塞在耳中的耳機。

「啊、御堂先生……你洗完澡了。」克哉笑著說。

「我已經洗完好久了,一直叫你,你都沒反應。」他瞥了克哉手中的耳機,似是鬧彆扭的說。「你最近每天晚上都戴著耳機在聽什麼?」

「喔、你想知道我在聽什麼嗎?」克哉的笑意更深了,藍色眼睛似是閃著什麼光芒似的,耀眼非常。

其實這也是御堂一直想問的問題,因為最近他發現克哉晚上不管做什麼,要不就是戴著耳機在聽音樂,要不就是嘴邊都會輕哼著什麼歌曲的曲調,這情況已經持續了差不多一星期,所以讓他非常好奇。

「那麼,御堂先生,來……這個給你。」只見克哉高興地靠近了御堂,把MP3遞給他。

「怎麼了?」他奇怪的揚了揚眉,不懂克哉這樣做的目的。

「來聽聽喔。御堂先生你不是想知道我最近都在聽什麼嗎?」他的笑容更加深邃,迷惑著自己。「這歌我一聽就很喜歡了。」

御堂有點愣住了,要說聽音樂什麼的,他這些年幾乎都因為工作太忙,根本沒有閒情逸緻好好坐下來聽聽看,偶爾太累睡不著會放點輕音樂,但克哉聽的,應該不會是自己平常聽的沈悶輕音樂吧?

但他還是選擇了接受:「那倒真的要聽聽看,可以讓你那麼喜歡的,到底是怎樣的一首歌?」

「我想,御堂先生也會喜歡上的。」克哉看到他接過了MP3,也一臉高興的說。

於是,他戴上了耳機,按下了播放鍵,不一會,輕快的音樂節奏響起,看來會是一首輕鬆的歌曲。幾十秒後,優美的女聲傳入了御堂的耳中……

乘着流星向你俯冲下去
深藍色的星空中
我们就像煙花一樣
心中放射出光芒的箭矢

「喔、歌詞在描寫著你呢。」御堂聽完了一遍,帶著笑意看向克哉,他被御堂望得不自在,那白晢的臉頰忍不住發紅了。

「……什、什麼啦,明明就只是普通、普通的歌詞而已……」他別過臉去,隨手抓起雜誌用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不是啊,我認為歌詞就是在描寫著你。」他邊說邊靠近了克哉,在他耳邊似是呢喃地輕聲說。「你的眼睛,就是一片深藍色的夜空,每一次我看到你的眼眸,反映著我的倒影時,就好像看到無數煙火在綻放一樣……」

「御、御堂先生,夠、夠了……」克哉縮了縮肩膀躲開,然後掩著耳朵,一臉無辜的回望著他。以這磁性的聲音說著這種讓人感到害羞的說話,無疑是犯規的。「我……」

御堂的手,順勢伸進了他的睡衣內,那本來透著淡淡暖意的身體,現在熱熾得就像一團火。「原來,你最近那麼喜歡的,就是一首描述你自己的歌?」

「才……才不是,我都說不是……啊--」下一瞬間,一陣天旋地轉,克哉被御堂抱入懷中,然後壓倒在床上。

「嗯……那我真的喜歡這首歌,非常喜歡……」

「御堂先生,你……你其心不正。」克哉埋怨的瞪了他一眼,但看在御堂眼中,卻無疑是個誘人的邀請。

「克哉……」他俯身,在對方睡衣外露的鎖骨上輕啃了一下,克哉忍不住顫慄著身體。「你的身體有反應了喔。」

……可惡、還說得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他咬著紅潤的下唇,咬出了一片白,藍色的眼睛冒著水氣,直勾勾地看著御堂。

「就是這眼神、那麼迷人,就像流星劃過一樣……闖進我心房了……」

「那還不是因為-嗚-」話還沒說完,御堂已經再也按捺不住吻住了他的雙唇,享受著只屬於他的那份甜膩。

是因為我喔……沒錯啊、克哉……你這一切一切讓人忍不住憐愛的反應,都只能是因為我……

「你敢在別人面前露出這種表情,我可不會放過你喔……」

「誰、誰會像你那麼好色……」克哉氣呼呼的反駁。

「呵呵、我好色還不是因為克哉你太誘人了,所以……」御堂的笑意,如此溫柔。「是你的錯,克哉。」

「我……鳴……」

不容反駁了,因為御堂的吻再次落下,終將克哉的理性全部摧毀。


「對了,克哉,你最近很喜歡的那首歌,叫什麼名字?」準備要好好入睡前,御堂才想起,他其實根本不知道克哉要自己聽的那首歌叫什麼名字。

「嗯……」疲倦的克哉在他的懷中縮了縮身體,讓自己可以更貼近他,其實他已經很累了,所以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星間飛行喔……」

「星間飛行……」

「對了!」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克哉努力地睜開眼睛看著御堂。「既然御堂先生說,星間飛行的歌詞是在描寫我,那麼明天……你來唱給我聽。」

「什、什麼?」他嚇了一跳,是從沒如此吃驚的被嚇倒。「我、我唱歌?」

「嗯,真想聽御堂先生唱歌……」克哉用力的點著頭。

「不要吧……」

「雖然御堂先生看起來,就好像一副五音不全的樣子。」說到這,他忍不住笑了。

「克哉!」士可殺,不可辱,要說他五音不全也太過份了。

「不然,御堂先生唱給我聽嘛……」

「在這種情況下才懂撒嬌,很不可愛喔。」

他無視了御堂的不滿,笑著回答:「那,我就期待御堂先生明天開唱腔了。」

「喂……」自己又沒答應。

「……御堂先生的懷抱,真溫暖呢……」克哉的聲音變得愈來愈小,也愈來愈輕了。「……可以這樣睡在御堂先生的懷中……」

「嗯?」取代後面那一句的,是他已經沈入夢鄉的呼吸聲。「睡著了……?」

御堂苦笑著,輕輕地調整了自己的姿勢,吻著他的髮端說:「晚安了,克哉。」

明天的事,就等明天太陽升起來再算吧。


(完)

++++++++++++++++++++++++++++++++++++++++
送給我家親愛的MIKO生日賀交~~~
因為他說想看御堂唱星間飛行,所以我就寫了~XDDD
只是御堂真的唱星間飛行,那就是後續的事了XDDD
那大概就只好克哉看得到了XDDDD
這種東西是…閨房樂(?)←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