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2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煙花如昔[御克]

下過雨的晚上,天空特別的晴朗。黑漆漆的天空,彷彿被水洗滌過的黑寶石,星星在天空中閃爍,在黑寶石之中閃著耀眼的光芒。

御堂推開了陽台上的玻璃門,夏天晚上帶著熱氣的微風吹向了自己。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空氣中充滿著下過雨後獨有的味道,氣溫也因此而比白天時低了一些。

微風吹向他,把他身上的微汗也吹乾了,因此御堂並不覺得熱。現在,客廳中只有他一個人,克哉在房間沈沈睡去了。他刻意地沒有亮燈,讓他可以好好享受眼前的夜景。包圍著他的只有一片寂靜,靜得幾乎連自己的心跳聲都可以清晰聽見,他享受這份寂靜的同時,也覺得被寂寞慢慢侵略。

自從克哉搬進來這個家之後,這裡的每一個角落都已經完全地沾上了他的氣息。即使,他不在自己身邊,空氣中還是會留下他的味道。御堂甚至覺得,即使他跟克哉相距了房間跟客廳之間的距離,雖說不長也不短,但他還是可以聽得見他沈睡時的呼吸聲。

這就是愛吧……他這樣對自己說。

他深愛他如此、是的、他可以很確定的告訴自己……他深愛著那一個人、比自己更甚。現在、這一刻……那個人,比自己的性命還要來得重要。

那是以前的自己從沒猜想到的,會有一個人進駐自己的生命中,然後,佔據著如此重要的位置。簡直是把他的所有心神靈魂全都牽走了。

Miracle-這對他而言……完全就是一份奇蹟-

御堂的嘴角微微地揚起,彎起了漂亮的弧度,彷如此刻閃耀著的星星般耀眼。他關起了玻璃門,退回了客廳中。下一瞬間,他聽到了房間門被打開了的聲音。

「啊,我吵醒你了?」他的笑意加深了,他當然知道,從房間中出來,然後映入他眼中的人會是誰。

克哉一副還在迷糊當中,睡不醒的表情揉了揉眼睛,搖著頭說:「不是……」

「那怎麼不繼續睡了?」靠近了克哉,輕柔地把他抱入懷中,彷彿對待珍寶似的,只怕捏得太用力,也會破碎一般的溫柔。

「因為醒來了……」投入了御堂的懷抱,克哉把從埋在御堂的肩膀之間,閉上了眼睛,包圍著他的,都是御堂熟悉而誘惑著他的氣息,微笑從他臉上蔓延。「醒來了發現御堂先生不見了,就沒辦法再好好睡下去……」

他笑了:「我又不會跑去哪裡不見了。」

「這很難說……」克哉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笨蛋。」御堂忍不住笑著罵了他一下。「你都不知道……現在是誰比較怕誰先跑掉。」

克哉眨著一對藍寶石般的眼睛,看著他。

「御、呃……」想說什麼的克哉,突然發現御堂的氣息在下一瞬間再次貼近著他,然後,是熾熱如盛夏般的深吻。

「克哉,我們來做個約定吧。」雙唇分開之後,御堂低喃著道,磁性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讓他的身體顫抖不已。

「什、什麼約定?」臉色異紅的克哉,帶著喘息低聲問。

「以後、不管可以走到多遠,我們都在一起……一直……到最後。」彷彿不習慣說這些太過甜膩的情話,克哉看到彆扭著別過臉去的御堂。

「嗯,然後……」克哉笑著點頭,繼續問道。

然後,直到最後結束了、我們就約定下輩子再遇上、一定再……再一次遇上,然後……再一次愛上彼此。

不過,御堂不敢把話說出口,他只是深呼吸了一口氣,靜靜的說:「今年、我們再一起去看煙火吧!」

「這有什麼問題?」克哉的笑容更加的深邃了,顯得誘人而美麗。「今年夏祭的煙火,一定也會很漂亮呢。」

「嗯,一定。」

因為,今年煙花如昔,最燦爛的煙火,依然在他身邊盛放著。

(完)


=========================================
夏天又來了,五月又來了,今年很好,因為很忙沒有五月病。
不過每年一次夏祭煙火怎少得了這一對…
嗯,於是又是老酒新瓶…大概也看膩了吧?(喂,別亂用成語XDD)
最近很喜歡用御堂的角度去寫這一對,
於是應該會有人懷疑御堂真的會這樣嗎…不過,愛可以改變一個人啊~
同人的好處,就是把這份愛發揚光大啊!(冷靜太太)
於是,請不要再拘泥於御堂會不會這樣了,吶。(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