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建偵同人文翻譯]小春日和


我很喜歡看著京介的睡臉。要說為什麼,因為很漂亮啊。就像是在欣賞很美麗的花朵一樣,非常養眼。
 
只是,為什麼是睡顏呢?起床時或是醒著的時候,臉上不是會有更多的表情變化嗎?
 
如果有這種想法的人,那麼你就完全不了解京介了。如果他醒著的時候你想要牢牢地注視他的臉,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我只不過是望著他五秒左右而已,他一定會一臉不高興,語帶不滿地說。
 
『怎麼一直盯著我看?』
 
『我的臉上有沾到什麼東西嗎?』
 
『你可真閒啊。』
 
這時候的京介,可是很可怕的啊。不管是聲音還是眼神都很兇惡,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讓人恨不得立刻跳起來想也不想地轉身就逃走。
 
所以呢、只有睡顏。
 
最好的狀況是京介睡得很熟的時候。比如說看書看到一半,或是寫東西寫到一半,撐不下去就這樣倒下去睡著,這種情況之下不管是耀眼的陽光,還是吵雜的聲音都吵不醒他的,不過與其這樣說,不如說他似乎很喜歡在白天,一邊曬著太陽一邊睡覺還比較恰當。
 
現在也是呢。京介就在自己旁邊睡著了。在書跟筆記散落一地,凌亂不堪之中,他蓋著被子睡著了。所以我可以不用擔心被騷擾,慢慢地觀察他的睡顏。
 
不管是被溫暖的陽光照得微紅的臉頰,,被陽光照射著的瀏海,還是不時顫動著的眼睫毛。應該是直到現時為止看過無數次的一張臉,但現在這樣看著,還是覺得這張臉真的很漂亮。總覺得這種感覺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與其說是活生生的人類,不如說他是被製造出來的精品。不、不對,應該是哪裡的藝術家注入了自己的靈魂所創造出來,奇蹟的藝術品。蛋白色的肌膚包裹著純金的骨骼,眼睛是淡淡的琥珀色,唇則是珊瑚色。雖然是這樣說,但其實並沒有很實在的表達出什麼意思來吧。
 
但是呢、意外地,原來京介的情緒可是非常大起大跌的。即使醒著的時候看不出來,但他睡著的時候,就可以很明顯的看到了。如果一開始他的睡眠狀態不好,那麼即使睡著了也不會睡得很熟,而且是一看就知道他一定是做惡夢了,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臉會皺成一團,或是呼吸突然會變得急速起來。
 
可是,他不會說夢話,絕對不會說。他會突然用力的抓緊被子,然後咬緊了張開的嘴唇。總覺得就像是即將要打開的箱子,卻被用盡全力壓著,死也不讓它打開似的感覺。
 
這個時候我就會覺得很生氣,很想抓著他衣服的前襟,大聲地問他:「你到底是在隱瞞著些什麼,夠了,我們的關係有那麼疏離嗎?」
 
可是,我卻說不出口。有些秘密的確是說出來了就會比較輕鬆。但京介的也許並不是這種程度,而是更沈重的、更大的秘密也說不定。更不用說傾聽的對象是我這種小孩子,也許會跟著他一起受傷,然後沈淪下去也說不定。
 
記憶中是去年冬天的事了。那時候剛開始在高中通學的我,因為不習慣高中生活而沮喪得一堪糊塗,京介就說過這樣的話。我說因為自己隱瞞了自己的過去而交不到朋友,他就這樣回答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也一個朋友都交不到了。』
 
於是我反問他『京介也有這樣類似的秘密嗎?』時,他點了點頭。
 
『啊啊、其實是有的。』
 
這個時候京介就像是在開玩笑一樣露出了微笑,但之後回想,才發現這個微笑也許是為了讓我產生這感覺的煙幕也說不定。
 
這樣想的話,的確,我對京介的過去一無所知。他是在哪裡出生,在怎樣的家庭中成長,父母是怎樣的人,而現在他們又怎樣了,這些的一切我都完全不知道。而且不知道這些事的人不只是我,深春也好,神代教授也好,他們都好像不是完全了解似的。
 
京介的過去到底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雖然我沒辦法想像得到,但是這秘密一定是個讓他即使在睡夢中也感到痛苦非常的夢魘吧。正因為如此,所以京介才會對我也好、對好朋友深春也好,也絕對不會說出心底話吧。
 
(所以──)
 
所以與其在那種情況下把京介叫醒,還不如先讓自己變成大人。讓自己變成即使聽到他說什麼,都不會有任何驚慌的反應,也不會退縮,必要的時候,我還要跟他一起分擔這個重擔,我想要變成這樣子的大人。
 
如果趕得上的話就好了,我這樣想著。
 
(什麼啊──?)
 
嗯,雖然不太清楚是什麼。嗯,對,京介就像現在這樣,待在這裡就好了。
 
 
啊、動了。差不多是京介起床的時間了。顫動著眼睫毛然後緩緩張開眼睛的那個瞬間,我也好喜歡。
 
還有一點沒睡醒的迷糊,睡眼惺忪的眼睛毫無防備。不是這個時候是不會看得到的。
 
「醒、來了嗎?」
 
「啊啊……我睡多久了?」
 
「差不多六個小時,已經快要黃昏了啊。」
 
「你一直在這裡嗎?」
 
「嗯,可是我有好好的做數學題啊。」
 
「已經做多少頁了?」
 
「那個── 啊、天差不多要黑了,再不去買晚餐的材料就來不及了,深春要來了啊。」
 
「──蒼。」
 
「好了,我們快點出門吧。因為今晚可是要煮燉牛肉啊。煮那個可是很花時間的啊。而且京介,你不是討厭超市太擁擠嗎?」
 
他苦笑著嘆了一口氣,從亂皺皺的被子之中站起身來。用手隨隨便便地整理了一下睡亂了的頭髮,或是說是把它弄得更亂。然後伸手去拿放了在枕邊的眼鏡,毫不造作地用衣服的邊緣擦了它一下,就把眼鏡戴回去了。不管怎樣看,做著這些舉動的京介就跟普通人無異。就是一個長得很高很瘦,有點不修邊幅,稍微有點怪的人。
 
「不換衣服嗎?」
 
「這樣就好了吧。」
 
「不行。這件襯衣不是從昨天開始就在穿了嗎?至少換了這件衣服再出門。」
 
表情變得有點不耐煩了,不過京介還是聽從我說的話了。轉向了對面,一臉不情願地開始把身上皺巴巴的襯衣脫下來。這很奇怪吧?凡是這種時候,總有種像是我在照顧京介的感覺。
 
(真想像這樣一直下去──)
 
突然,跟剛剛完全相反的想法從我的腦海中浮現了。
 
我完全不想要變成大人。我想一直像這樣當個小孩子。去照顧京介也被京介照顧,即使不知道世界上發生了什麼事,但只要京介在我身邊就好了。
 
可是我知道的。京介絕對沒有這種想法,而我,也不可以有這種妄想。
 
「怎麼了?蒼,你在想什麼?」
 
「──沒什麼。」
 
這些不能說出口的說話,只好把它收藏在心裡。我搖了搖頭,只能微笑著回答。沒錯,每個人都是,如果有一些說話應該要放在心底裡的話,就不要把它們說出口。
 
與其說這是為了自己,不如說是為了對方。有時候對自己誠實,不一定就是美德。因為我知道這只是小孩子的任性舉動而已。
 
但是,我想要盡快長大成人並不是為了要從京介的身邊離開。相反地,而是為了要跟他一直在一起。想讓自己變成在必要的時候,可以有能力支撐起京介的一個大人。
 
「我是在想著今晚的晚餐呢。除了燉牛肉之外還做什麼好呢?到底要讓京介吃些什麼,才可以讓你長得胖一點。」
 
「如果蒼可以再認真一點去溫習考試的話,也許我會長胖也說不定。」
 
「騙人。」
 
「我沒有騙人啊。」
 
「就是說如果我考上W大的話,京介就會變胖了。」
 
「你說的兩件事情都一樣,不會實現的。」
 
「好過份啊──」
 
 
像這樣笑著去渡過每一天,每一個瞬間都是我的寶物。以想法去代替想要說的話,把它們全部藏起來,守護著它們。然後,把它們全部刻進心裡。
 
我喜歡京介。
 
不管在這之前發生過什麼事也好,他有什麼秘密也好,京介的所有我都很喜歡。
 
(完)


======================
翻到最後一部份,我的眼淚幾乎都要落下來了Q口Q
蒼你是好孩子Q口Q篠田老師你為了蒼絕不能當後媽…
志水大媽都讓阿沙利復活了,連阿沙利都可以復活了…
已經沒有什麼不可能了。(扯太遠了XDDD)
好,我冷靜了…(噗)

這篇同人文發生的時間大概是蒼17,18歲剛考進高中的時候,
而事實上,蒼他之後的確是考進W大了啊…
所以京介,你快去變胖…噗XD
然後這次那麼巧,買的兩本同人誌的小說內容都是跟京介睡覺時會作惡夢有關係的,
雪樁那一篇輪到深春了,因為原來…!!我要來爆他們的料XDD
他們不只是同居,他們還同房…!!!XDDD只欠沒同床而已…噗。
他們睡覺是名副其實的一起睡的!(無誤)
所以故事是說深春發現京介作惡夢了…這樣…
好吧,於是等我慢慢翻。
你們看完這篇可能不用四分鐘,可是我翻了四天OTL
誰知道雪樁那一篇我要翻多久。
這星期我的學生都考試了啊啊啊!我好累…OT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