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建築偵探同人]雨の日

如果這一刻,世界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你……會怎麼想?
 
 
三月,總是陰雨連綿的季節。
 
已經接連著下了好幾天的大雨,連人的心情都變得悶悶不樂。今天沒有被惱人的雨聲吵醒的京介依然早早起了床,他推開玻璃窗,窗外依然濕潤的微風向他吹來,吹走了他剛醒來的悶氣。
 
看著窗外好不容易才出現的陽光,他突然有了一個想法,於是回頭問正準備出門的深春:「你今天不是沒有打工嗎?那麼早起來要去哪裡?」
 
「今天終於停雨了,所以想到超市跑一趟,買點東西回來,不然冰箱都已經快要變空了。」深春有點奇怪他怎會突然這樣問自己,平常他很少關心自己出門要去哪裡?啊,他知道了,難不成……「你是不是想吃什麼早餐……」
 
「不是。」冷冷地打斷了他的話,否定了他的想法。京介沒好氣地走回房間去。他又不像那隻熊,不管什麼情況下都只想到吃。
 
「那你是想買什麼嗎?」
 
「嗯。」他想了想,然後點頭。「我是有東西想買,所以我跟你一起出門。」京介回頭,對他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可以是可以,不過既然你一起出門的話……」
 
「別指望我會到超市幫忙拿東西。」他轉身走回房間去,換衣服準備出門。
 
「啊,京介,那些東西也有你的份的。」深春不滿地喊著。
 
 
然而,剛剛的好天氣才維持到他們出門走到路上的十分鐘而已。當他們以散步的速度走在往超市的路上時,陽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天色開始慢慢地陰暗下來。
 
「看來,又要下雨了。」深春說。
 
「嗯,我們可沒有帶雨傘。」京介一臉輕鬆的說,深春看了他一眼,看來他今天心情很好嘛,平日要是淋到了雨,他一定會生氣的。
 
「那就只好在下雨前到達超市了。」
 
「三月的天氣都不穩定,春天嘛。」
 
「嗯,今年櫻花又會遲開了吧?」
 
「跟櫻花有什麼關係?」京介有點惱人地說,這隻笨熊!
 
「欸?就……只是突然想到櫻花而已……」把深春嚇了一跳,京介的反應似乎是在生氣,他說錯什麼話了嗎?「那個,京介?」
 
「什麼?」他回頭看著深春,剛剛的反應都消失了,那麼……是自己的錯覺嗎?
 
「嗯,沒什麼……」話才說完沒多久,一點一滴的雨天開始慢慢地從天空落下來,落了在深春的臉,沾濕了他衣襟。「啊、下雨了。」
 
「我們先到那邊去避避雨好了。」京介轉頭看了看四周,然後指著前方不遠處的某家商店說。
 
「啊、嗯,就先去那邊吧。」
 
商店前,有一個往前延伸的屋簷,正好可以用來避雨,他們前腳才踏進屋簷下,下一秒,大雨已經傾盆地落下。
 
「還好早了一步,不然就會被淋得一身濕了。」深春一臉好運的表情說,然後朝京介笑了一下。
 
「嗯,真的,總覺得今天很幸運。」京介說完這句就沒再說什麼,於是兩個人也就這樣沈默下來了。
 
兩個人在一起不一定要說話,說些沒營養的話,只會惹京介不耐煩。這是深春跟他相處了十幾年,深深了解的一點。
 
時間看起來似乎還很早,或是因為下雨大家都躲到哪裡避雨了,所以路上經過的人很少,這一刻,世界好像靜止了,寧靜的彷彿只剩下沙沙的雨聲。
 
啊、還有一種聲音……是京介恬靜的呼吸聲,還有自己的心跳聲。
 
吹來的風還是有點涼意,把京介的頭髮吹起,映出他柔和漂亮的側面。因為屋簷很窄,所以兩個人貼得很靠近,京介身上的體溫傳遞到自己的身上,讓他覺得自己的左半邊身體,熱得彷彿要溶化。
 
這一刻,屋簷外的世界好像瞬間崩裂了,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們站著的這小小空間,彷彿浮於無邊的海上的孤島一樣,世界……只剩下他們兩人。
 
「這場雨應該不會下很久……」京介的聲音靜靜地在自己身邊響起。
 
深春轉頭,看到他抬頭看著天空,眼鏡下的眼晴難得地帶著點點笑意,然後像貓一樣瞇起眼睛,似是要把陰霾的天空看穿,看透太陽一樣。
 
「嗯,早知道就晚一點再出門了。」
 
「沒關係,偶爾這樣我也覺得不錯……」
 
「為什麼?」
 
但京介只是笑了笑沒說話:「你看,太陽出來了……」
 
「太陽?」深春奇怪的也跟著抬頭,雨明明還在下啊?
 
只見厚厚的雲層遠處,真的透出了淡淡陽光,穿透了雨水,照下大地。
 
「啊,是太陽雨。」深春說。剛巧,他也轉過頭來,一雙深邃的眼睛看進了深春的眼中,讓他心跳快了一拍。
 
陽光映著透明般的雨水,讓本來沈實的雨水像珍珠一樣,閃閃發亮。
 
「如果是太陽雨的話,雨應該很快就會停了。」
 
「真希望這場雨可以下久一點。」京介低下頭,看著地上的水灘,輕聲地說。
 
相反地深春卻抬頭看向天空,只見剛剛還連綿不斷,像絲一般的雨水慢慢的變得疏落,最後停止了,現在只剩陽光照耀著大地而已。
 
「深春。」
 
「嗯?」他應了一聲,但京介卻遲遲不說話,深春奇怪地皺起眉,支吾其詞一直不是京介的作風。
 
「等一下再走吧。」他終於開口了。
 
「為什麼?雨都停了。」
 
「你不覺得現在這一刻氣氛很好嗎?」
 
「什麼啊、京介你什麼時候也開始說氣氛這玩意了?」他笑著反問。
 
「偶爾,我也會想玩玩看啊。」京介說。「比如說,你有想像過嗎?如果這一刻,這世界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你會怎麼想?」
 
「這……」深春一時之間不懂回答。
 
「沒想過嗎?」他優美的嘴唇彎起了漂亮的弧度。
 
「那……如果是京介的話,你會怎麼想?」
 
「如果是我的話……」他嘴角的笑意加深。「我想讓這一刻就這樣靜止,一分鐘就夠了。」

「一分鐘,可以做什麼?太短了吧?」

「這……要看你怎善用這一分鐘,例如說,一起看彩虹。」京介說。「這樣的話,一分鐘就夠了。」
 
「怎會突然有彩……!?」突然深春看到了,剛剛大雨中陽光透出來遠方的天邊,彩虹出現了。
 
「彩虹,果然出現了。」一副『我不會騙你』的樣子。
 
「原來,你在等彩虹啊?」
 
他點了點頭,卻沒有再開口說話,深春也沈默了下來,讓這一分鐘完全靜止。只屬於他們兩人的這一分鐘,屬於他們兩人的世界,他碰到了京介手指的指尖,暖烘烘的,讓人忍不住想要觸碰更多。
 
他覺得京介的指尖也在觸碰著自己,不知道是錯覺,還是真實。一剎那的交纏,彷彿成就了這樣一個小天地。
 
「其實,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京介突然問了深春這一句,把他給嚇了一跳。
 
「什、什麼日子嗎?我……我不知道。」他驚慌的說,就似是做壞事被抓到了一樣,但京介卻什麼反應都沒有。「三月、今天……蒼開學了嗎?不對,蒼四月才開學……那跟神代教授有關嗎?」
 
「笨熊。」京介忍不住罵了他一句,然後開步離開了屋簷。
 
「欸?喂、幹什麼突然罵我了?而且說多少次,我不是熊!」深春追上了京介的步伐,不滿地喊道。「京介……」
 
「幹什麼?」
 
「你去哪裡?超級市場在那邊啊。」深春說。
 
「我去蛋糕店。」
 
蛋、蛋糕店!?最討厭甜食的京介,竟然說要去蛋糕店!?今天的京介,真的太反常了:「京介,你……生病了?」
 
卻換來他狠狠一瞪說:「蛋糕不是給我吃的,笨蛋。」
 
「那是給誰吃……?咦、等一下?!三月,那不是我……的生日嗎?」

不肯定,但沒有否定,就是肯定了。
 
沒想到……京介會記得自己的生日?「等一下,京介,那我也要一起去。」
 
「你不是要去超市?」他頭也不回地問。
 
「我是吃蛋糕的人,我不放心讓京介選蛋糕。」誰知道他會選了什麼奇怪口味的蛋糕?
 
「反正吃的人不是我,我就隨便選了啊。」他泛起壞心的微笑,緩緩的說。
 
「你這樣很不可愛啊。」
 
「我本來就不可愛。」京介一臉不在乎地說。
 
不跟他繼續在這話題上爭辯下去,深春轉移話題說:「今晚也叫蒼跟教授一起來吃飯吧?」
 
「你喜歡就好了。」他微笑著回答。「反正今天你是主角啊。」
 
「好!那今晚就來準備一頓豐富的晚餐吧!」深春一鼓作氣的說。
 
「好是好。」負責吃的京介無所謂的說。「不過你買太多,我可不幫忙拿東西啊!」
 
「是、是,我也就不指望你了。」
 
 
剛剛沒有碰上的指尖,那份暖和的感覺還沒有消失。有時候,牽不上這個人的手,反而可以跟這個人走得更久,就跟遠方的彩虹一樣,兩個人的世界……也希望直到永遠。



==================================
幾乎把老師的網站走遍了,才找到深春的資料(笨蛋)
才知道他是三月生的,三月幾號…糟糕我真的沒找到(掩臉)
不過,會記住深春生日的京介真不像京介…噗XDDD
(まあ、いいよ~XDD)
其實基本上故事背景是這樣,套什麼人進去都可以的,
我也跟MIKO說過可以套御克進去的,
不過蜜糖SAN的話,大概故事就會變成↓

御堂:克哉,我們去那邊。
克哉:御堂先生,我們不是要去超市嗎?那邊不是超市的方向啊?
御堂:不,我們先去賓館,之後再去超市吧!(一臉認真,不像開玩笑)
↑(不,蜜糖SAN從不開玩笑的)
克哉:欸!?~~御堂先生~~~等、等一下啦~~(被拖走了)

嗯、果然人物設定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忠犬無敵,女王更強(喂)

最後要說的是看文時的BGM是SHE跟周定緯的「兩個人的荒島」。
這篇文也是因為聽了這首歌而出現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