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愛你愛到死[御克]

……為什麼要選擇這個人……不是早就已經有了答案了嗎……?


御堂孝典昏昏沈沈的從沈睡中清醒過來,天已經亮了,陽光照射進房間中,映得一室發白,但御堂卻完全沒有印象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裡、是哪裡?他撐起身子卻立即發現頭痛瘋狂的向他侵襲而來,他低喃了一句疼,伸手揉著自己的額頭,努力清晰著眼前的視線看了看四周,渾沌的腦袋慢慢的變得清楚,思考能力漸漸的回復過來……這裡、是他的房間。

「頭好痛……」到底怎麼了?他努力的回想著昨晚的事,一時之間卻像是有度牆阻擋著他的思緒似的,只是愈想頭愈痛,他知道這種痛是宿醉的疼……所以、他昨晚喝醉了嗎?

可是、沒有記憶……完全沒記憶。

「……御……御堂先生……」突然床動了一動,在自己的另一邊同時傳來了微弱的呼喚聲,那是在喊著自己名字的聲音。

對、對了!克哉!克哉前幾天不是剛搬進自己家裡跟他一起住了嗎?他慌忙的回頭,正想開口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映入他眼中的情景卻是如此的震撼,讓他只能瞪大了一雙眼睛,啞然了。

眼前克哉赤裸著身體,白晢的身上佈滿著的是赤紅的痕跡,雙手被綑綁著拴在床柱之上,但克哉沒有一點掙扎,不、大概是已經無力掙扎了,沒有一點的遮掩,他的身體就如此清楚的映入御堂的眼中,但平常顯得誘人的模樣,這時候卻像是針刺一般狠狠的刺進御堂的心臟,那雙早已通紅的藍色眼睛,此刻透露出來的是無窮無盡的驚慌與難過。

「克哉……怎麼、怎麼會這樣……?」他沒有記憶……思緒暫時還是沒辦法運行得很正常。

「……先……先放開我……」克哉以顫抖不已又沙啞的聲音,好不容易才完整說出一句話。

「啊、嗯!」御堂這才懂得反應,回過神來,連忙伸手去把拴在床頭的雙手放開,這時他才發現讓克哉雙手失去自由的……是他自己的領帶。

啊!他想起來了,昨晚……是他固定的大學同學聚會。因為是早就已經約定好的約會,所以即使因為克哉剛搬進來,自己有多不願意出席也好,他也必須去露面一趟,於是他昨天天還沒黑就準備出門了。


「……可能會很晚才回來,每次聚會時大家都像是捨不得分開似的非要拖到很晚才結束,但平常根本就連電話也很少打一通,真不知道這是感情好還是感情不好。」御堂站在鏡子前弄著袖口上的扣子,邊無奈的說。

坐在他身後床上的克哉笑著回答:「那是因為平日大家都忙得沒時間聯絡吧!」

「啊、那你常去找本多,是因為時間太多了啊?」御堂拐個彎來取笑他,雖然妒嫉的意味比較重。

「不、不是這樣子,你怎麼說著說著、說到我身上來了。」他臉一紅急急忙忙的反駁,御堂從鏡子中看著他的表情,轉過身來就俯身吻上他埋怨著的嘴唇上。

「開玩笑的。」他柔聲的說,然後像是養成一種習慣似的,很自然的伸手去撫著克哉柔順的頭髮。「如果太晚就別等我了,自己先睡吧。」

「嗯。」他點了點頭。「那路上小心。」


對、對了,就是這樣,然後、然後呢……?

在聚會上,不知道是誰先說起了,說自己的表情變了,以前總是給人難以接近,冷漠的感覺,就像是多說一句話也會不耐煩似的,但現在整個人看起來變得柔和了,就像是換了個人,連笑容都變多了,於是有人猜測,御堂肯定是戀愛了。

他只是靜靜的喝著自己手中酒杯中的酒,笑著沒有回話,他不想承認,但也不想否認克哉在他心中的確佔著很重的位置,所以選擇了默認。

……真沒想到,御堂會談戀愛。

……我還以為御堂看得起的女生很少,沒想到這一次不只看得起,還開始交往了?

……那會是怎樣的女生呢?

各人各自的起哄著,到最後,不知道誰先提起了這個有點敏感的話題,畢竟對象是御堂,大家都覺得對方的身份背景應該都不會太強差人意。

……會是什麼公司的千金小姐嗎?

……搞不好是模特兒。

各人都在討論,其實並沒有任何過份的惡意,不過御堂卻愈聽眉頭皺得愈緊,他最終忍不住開口說:「都不是,只是很普通的一個人而已。」

「很普通的人?」

「嗯,很普通,沒什麼特別的身份,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人。」御堂說到這裡,已經不知道喝下第幾杯酒了,他開始覺得自己腦袋跟嘴巴配合不起來,明明不想再繼續說下去,再怎麼說他們都不會懂愛上一個人的感覺會是什麼,遇上了克哉他才明白,單純的愛上一個人,是不會理會除了他自身以外的任何一切,那都是物質上的東西而已。

他愛的……是克哉那顆單純的心。

可是嘴巴停不下來……控制不了的想要讓他們了解……

「既然那麼普通,那御堂你選擇她的理由是什麼?」

「嗯、因為……」御堂以為他應該有千千萬萬個理由說出來為什麼會選擇克哉才對,但他現在竟然一個都說不出來。「因為……」

到底是……因為什麼?


就是這樣,因為御堂到最後一個理由都說不出來,只是一直默默的喝醉,到最後自己難得的喝醉了。回到家,他還是一直很惱怒自己想不出一個自己為什麼會選擇克哉的原因,所以……當他看到在床上,睡得非常酣甜的克哉時,他就忍不住更加生氣……

「……御堂先生?」因為床突然大幅度的晃動,把沈睡中的克哉吵醒了,他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到御堂正在他的正上方,把他給嚇了一跳。「你喝醉了?都是酒氣……」

「……」御堂呢喃著什麼,克哉聽了之後有點愣住了,他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

「什麼?你說──啊!不、等一下……」御堂忽然抓緊他的雙手,箝制著他讓他完全沒辦法動彈,明知他喝醉了,但也不能毫不反抗御堂這突如其來的侵略,克哉想用什麼方法來擺脫他,但卻一籌莫展。

「克哉,你愛我嗎……?」

「你要我現在這樣來回答你嗎……?」明知道喝醉了的他是不會把他說的話聽進耳中,但他還是忍不住有點怒氣了。「你……放開我,我不想跟醉鬼說話……」

就在克哉抓破腦袋在想辦法應對之時,讓他更驚慌的是,御堂開始解下他的領帶,粗魯的綑綁起自己的雙手,那一刻克哉更急了,這情景……怎麼讓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御堂先生,你、不要這樣……」充滿了不安的緊張感,但掙扎不了御堂的一切。「不、不要……等一下……」

「克哉……我一刻都不想等了……」當下的一切都變成了御堂的阻礙,他只想渴求克哉的身體,如果直接了當的渴求著他,從他的身上,找出他在尋求的那個答案。


想起來了,他全都想起來了,他昨晚到底做了什麼該死的事,他喝醉了為什麼會做出那種就像是重蹈覆轍的事來。他看著臉色發白的克哉從床上爬起來想要撿起地上的衣服時,他什麼都想起來了。

可是,還是有點模糊,那個時候……他到底跟克哉說了些什麼話,讓他的表情那麼的愕然,也那麼的驚訝?

「克哉,那個……」御堂伸出手想觸碰克哉,他想問清楚一切,但指尖卻先感受到他身上細細的顫慄,對方發現自己的意圖接近時,還嚇了一大跳,差點從床上掉下去。「……小心!」

「……」為了避免克哉跌倒在地,他把人給拉回來了,但這一舉動,卻讓克哉受到更大的驚慌,只見他大大的抽了一口氣,僵直著身體在自己懷中,一動也不動。

「沒事吧?」

他僵硬的搖了搖頭:「放、放開我……」

御堂為了避免再把情況弄得更糟了,於是自己先選擇放開了他,克哉急急忙忙的逃離他的身邊。御堂只好也跟著走下床了,他低頭一看才發現凌亂的衣服還穿在自己的身上,但克哉卻是全身赤裸,回頭盯著慢吞吞的穿回衣服的那個人…即使記憶並不那麼清晰,也可以知道自己昨晚到底做得有多過份,克哉是那麼好不容易的、願意跟自己重新再開始,而自己卻為了那種無聊的念頭,再一次的破壞了他對自己的信任。

「克哉。」連走近都沒有勇氣,御堂只能站在原地喊了準備進浴室的人。

「……是。」小聲的應了一聲,眼神飄忽不定的,就是不敢落在自己身上,那雙通紅的藍眼睛,這段時間曾經那麼堅定的投射到自己身上,而現在他卻在躲避。

「你今天還是請一天假在家裡休息吧?」

「不用,我沒事。」克哉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搖頭。

「可是……」

「我說我沒事。」他在這種地方突然的頑固了起來。「而且突然請假了,御堂先生也很苦惱吧。」

「可是,你身體不舒服吧?」

「……我沒事!」他咬了咬唇,說了這一句就沒再多說什麼,只是頭也不回的躲進了浴室去。

御堂知道的,克哉把那些吞下肚子裡的話是什麼,如果是其他人,大概早就說出口了……『這不是你的錯嗎?』,但克哉卻選擇沈默,因為克哉愛他……因為愛他,所以選擇不責怪,因為愛他,所以不想傷害他,但自己卻一而再的傷害了他。


結果,克哉還是跟著自己一起上班去了,車廂中,氣氛是前所未有的僵持,誰都不敢先打破這場冷戰般的僵局,到了MGN的停車場,剛停好車正想說找到藉口開口了,但克哉卻只扔下一句:「快遲到了,我先回公司了。」就急急的開了車門逃也似的跑了。

一整天下來,他都極力的躲避著自己,非工作必要都不會出現自己面前,即使出現在辦公室中也顯得不自在,但可能是因為有吃東西了體力慢慢恢復了,御堂下午發現他的臉色比早上好多了,至少沒有像早上時那般的發白。

雖然御堂知道昨晚的事是自己的不對,可是……他實在不是那種適合搞冷戰的個性的人,所以到了晚上要下班時,他很幸運的抓住了正想自己偷偷開溜回家的克哉,趁著沒人看見的時候拉著他的手就往停車場走。

「御、御堂先生……」

「克哉,我們回家談一談吧!」

「談、談什麼?」克哉一聽,聲音突然的變得緊張,藍色的眼睛佈滿著陰霾。

「談昨晚的事。」把車門打開,御堂把他推上了車,只見他的臉色變了一下,幾乎是要哭出來似的模樣。「你知道的,我們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下唇咬得更緊了幾乎要滴出血來,御堂皺了皺眉頭,想低下頭去吻他又怕他被嚇到了,只好用拇指撫著他的雙唇。「別再咬了,都要流血了。」

克哉戰慄著身子,抬頭看了他一眼、不知何時那雙早已退紅的明眸,此刻再一次的通紅起來了。

御堂不了解為什麼……就因為不了解,所以他才更想了解克哉現在心裡到底想什麼。


但是事情並非像御堂想的那麼順利,因為回到家後,克哉用了各種藉口來避開自己想提起的話題。

不只如此,他甚至跟自己完全的保持著距離,他連接近克哉都沒辦法,這讓想儘快把事情搞清楚的御堂惹得更沒耐性了。

「佐伯克哉!你給我站在那裡、不准動!」忍受了一個晚上,什麼都夠了吧?晚餐吃過了,冰箱收拾過了,房子也打掃過了,他等了克哉三個小時,他的屋子都被這位新主人從頭到尾的清潔過一遍了,應該也等夠了吧?「你身體不舒服,就別再這樣跑來走去的。」

只是被這樣有氣勢的一吼之後,他果然就定定的站著沒有再跑來跑去了。「我、身體好得很……」

「怎麼可能?雖然我昨晚喝醉了記不得很清楚,但我的身體記得……」御堂嘗試走近,試圖的觸碰他,克哉雖然有點驚慌,但這一次沒有再拒絕自己了。「昨晚……是我的不對,抱歉……」

發現克哉沒有推開他或出現更大的反應,他就更大膽了,索性整個人從後把人抱著,緊緊的把他抱得動彈不得。

「不……」現在才來拒絕,已經太遲了。

「克哉……」御堂的體溫如此接近,讓克哉心裡的某個傷口感覺到更痛。「對不起……」

「夠了、我知道了……」換來的是他難受的回答。「趁現在一切都還回得了頭,趁現在感情還沒有投入得那麼深入,還是盡快結束吧?我都了解……我明天會搬出去……不要再說了……」

不要用更殘忍的話來告訴他,自己不是御堂的選擇了。

「你在說什麼?」御堂愕然的看著他低下頭去,露出那白晢的脖子,上面有自己昨晚留下來的,已經變成暗紅的吻痕。「我什麼時候說過這些話……?」

「什麼時候說過已經不重要了,御堂先生,我以為盡力的逃避你也許會打消念頭,可是是我想得太天真了,你根本已經打定主意了吧?」他的聲音雖小,卻很清楚的傳進御堂耳中。「既然一開始就如此的不確定,就不要隨便……」

不要隨便的把愛掛在嘴邊……

「你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愈想弄清楚,愈像墮進五里霧中去,御堂硬要讓克哉面對著他。「看著我,克哉,你抬頭看著我。」

但克哉只能搖頭:「……我做不到、做不到……如果我現在看著你,我好不容易才出現的勇氣會消失不見,我會捨不得、捨不得離開你……」

「我沒有想過要跟你分開。」御堂堅定的說。

「那你昨晚、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說話?」

他嘆了口氣,揉著自己發疼的額頭,彷彿今早的宿醉還沒完全清醒似的:「抱歉,克哉,我不是想不負責任,但我真的忘記了我昨晚對你說過什麼過份或是讓你誤會的說話了。」

「你說了啊!你皺著一張臉,一直問我『我為什麼選擇的人是你?我為什麼會選擇了你?』……」不想承認自己很在意,但他真的很在意,到了現在……御堂竟然來問自己,他選擇的為什麼會是自己,就好像在告訴自己,其實他最初是選錯了似的。

「……果然、我果然做了蠢事。」御堂無奈的說。

「……御堂先生,一開始其實不是想選擇我的吧?」

「不是你的話,我還有誰?」

克哉終於願意抬起頭來看著御堂,他苦笑著,表情一點都不像在說謊話。

「可是、可是……你說了那樣的話……」

「那是因為、因為……好吧!我承認那是我的疏失了。」御堂把人抱得緊緊的,把克哉的頭埋進自己的胸口中,想把昨晚的事都說一遍給他聽,又覺得這樣很麻煩,但他還是簡單的說了。「我承認我一時迷茫了,我竟然說不出一個會選擇你的理由。」

「那不就代表……」

「錯!克哉,你錯了,你聽著,單是你剛才說的那些話,什麼分開什麼搬走的就把我給嚇死了,心跳到現在還不能平復下來,我怎麼可以不在意你?」

他聽著御堂胸口傳來那像是小鹿亂撞的心跳聲,沒有回答。「你聽我說,克哉,我知道自己昨晚這樣真的很過份,我無意一再的傷害你,卻又再次傷到你了……」

「昨晚找不到,是因為我自己意志不夠堅定,其實……一開始我會選擇你,我不是早就已經有了那個答案了嗎?」

──那是因為我愛你啊,克哉。

單是這個原因,就足夠了,因為我愛你,所以非你不可。

「不是我應該問你,為什麼我會選擇你,而應該是我感謝你……到了最後,你還願意選擇了我。」

「御堂先生……」

「喝醉了說的話都不能作準,現在說的才是最真心的話。」御堂笑了,他如往常一般,抬起手撫著他的頭髮,卻再一次感受到他身體傳來的顫抖。「克哉……」

「對不起、雖然很高興……但我好不安,一整天都在胡思亂想,連工作都沒辦法順利的完成,就怕聽到你跟我提要分開……現在聽到御堂先生給我的答案,我真的忍不住就……」帶著哭腔說著這些話,完全的誘惑著御堂了。

他抬起克哉的臉,低下頭去吻走了他的淚水:「克哉,沒事了。」

「嗯。」

「身體,還會不舒服嗎?我昨晚做得太過火了。」

「那個、其實……」克哉有點尷尬的擦走了淚水,扯起難看的笑容。「其實、昨晚御堂先生什麼都沒有做。」

「什麼?」他驚訝的叫了一聲,他什麼都沒有做?可是……可是今天早上他看到克哉那樣子。「可是,你身上全是紅印……那個……」

「嗯,就只是手被綁起來,衣服被脫光光,吻個夠了……結果,你就睡著了。」克哉臉更紅了,他低聲的說。

「什麼啊!那麼好的機會我竟然睡著了?難得你乖乖的被我綁住了……」現在換御堂懊惱了,這種機會,可能再沒有下次了。「那現在要不要繼續昨晚的下半場?」

「御堂先生……!」


會選擇這個人的原因,除了愛……別無他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