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建築偵探同人]「戀上你的」系列(1)-香氣

尋找著,只屬於你一個人的香氣。


這幾天,蒼總覺得京介身上有一股甜甜的香味。
 
照理來說,京介不像是那種愛用香水的人,而且還是這種香氣那麼濃烈,只要走近他身邊,就能夠聞到那股香氣。
 
所以引起了蒼那小小的好奇心。
 
而且……蒼側著頭沈思著。今天的香味跟昨天的又好像不太一樣耶。不過再怎麼不一樣,都跟水果脫不開關係就是了。
 
嗯、第一天的像橘子味,第二天是蘋果味,今天的……嗯……是草莓的味道。
 
「京介,你身上好香啊!」他忍不住開口說了。
 
「欸?」明明兩人相對而座,各自在做各自的事情,蒼卻突然說出這一句,讓京介一時之間不懂怎麼反應。
 
「其實我前天就發現了,你的身上為什麼會多了一股香味,你是做什麼了?」
 
不問還好,一問出口,蒼即使不用看他瀏海下的臉,也知道京介的臉色變得有多難看了。
 
「……這你不要問我。」他冷淡的回答,但語氣中卻充滿了不快。「我可是什麼都沒做。」
 
「啊?」蒼一開始還不太了解是怎麼一回事,不過看著突然鬧彆扭的眼前人,他突然會意似的笑了。「啊,我懂了,又是跟深春有關係的嗎?」
 
京介別過臉去,用手托著頭不說話,但他抿緊了的嘴唇,已經出賣他了。只是這到底跟深春有什麼關係,蒼想破了他的腦袋,都想不出個譜來。
 
那股甜甜的香氣跟深春完全不搭,怎可能會扯得上關係?更何況是要先跟深春扯上關係後,再牽涉到京介,那就真的百思不得其解了。
 
蒼眨著他的大眼睛,努力想要讓京介開口告訴他知道,但想也知道,他是不可能開口告訴自己的。
 
不過,從京介身上散發出來的這股甜甜香氣,蒼很喜歡。
 
 
事緣在前天,剛洗完澡出來的京介黑起一張臉走到深春的面前,瞪著他看,不發一言。
 
「怎、怎麼了?」正無聊轉著電視頻道的深春一臉奇怪的抬頭看著他,怎麼京介他一洗完澡,心情就變差了?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他拿著一瓶小小的沐浴乳遞到深春面前,冷聲地問道。
 
深春看了一眼後,驚訝地叫道:「啊!?你用了這瓶沐浴乳了?」
 
「這……有什麼問題嗎?」京介反問。被他這樣一說,自己反而失了那股氣焰。
 
「這個是我今天接回來的打工……」
 
「打工跟這瓶東西有什麼關係?」
 
「因為他的工作內容就是用它來洗澡後,再來寫一份簡單的用後報告就可以了,那麼簡簡單單就能賺到錢的工作,我當然是非接不可,對吧?」
 
「所以?」他怎聽都聽不出個結論來。
 
「只是介紹我這份工作的朋友叫我別自己試,他說我用的話一定不準確,我本來還在想著要怎開口請你幫我這個忙,誰知道你就先自投羅網了。」深春高興的站起來說。
 
「你自己接的打工為什麼要我來幫……」沒想到他話沒說完,深春就靠近他身邊,把他嚇了一跳,本能地往後退了一步。「你在幹什麼?」
 
「來試試效果啊!」他像一隻大型似的直在京介身上聞。「喔~好香啊!這顏色的瓶子果然就是橘子味,竟然會那麼香,難怪我那位朋友會說這不適合我用。」其實不用他說,京介自己也覺得全身都是橘子香味,實在不太習慣這種香味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不過,這香味卻很適合你啊,京介。」
 
兩人靠得那麼近,京介有點不自在的別過臉說:「我要去把它洗掉,這太香了。」
 
「啊、不可以!等一下啦!」深春伸手用力拉住了走轉身離開的京介,讓他一個重心不穩,跌進了深春的懷中。「嗚、哇,你沒事吧?」
 
糟糕了!深春這一剎那不禁在心裡這樣對自己說,這過份甜膩的香氣再加上京介剛洗完澡、暖烘烘的身體,讓自己心跳愈來愈快了。他連忙把人給扶好,不可以、不可以讓他聽到自己那不規則的心跳聲。「有沒有弄到哪裡了?」
 
「還問有沒有事?讓我差點出事的人不就是你嗎?」京介的語氣雖然聽起來很氣憤,但說完之後,卻還是嘆了口氣坐了下來,似乎剛剛發生的那一件事,已經用盡了他所有力氣了。
 
「可是,真的不可以洗啦!反正你都試過這沐浴乳了,那就算是我請你幫我完成這份工作吧!」
 
「那明明是你接的工作……」
 
「可是用在我身上你認為可行嗎?」深春馬上接著反問,這次,他可是很有把握京介會無言以對。
 
「這……」果然,詞窮了。「那你去找蒼幫忙。」
 
「別有事沒事就想把責任推卸給蒼。」
 
……現在到底是誰把責任推給誰?京介抬頭盯著眼前這健壯如熊的男人,想說些什麼話卻又啞口無言。
 
他啊……一定是上輩子跟栗山深春結下了什麼孽緣,這輩子才會這樣子遇上然後糾纏了十年,到現在……他依然在自己身邊。
 
他嘆了口氣,要說自己相信緣份這回事是很難的,不過……對於深春,他多少願意相信一點的。
 
「好吧。那你做好什麼報告後我再洗掉,這樣好了吧?」只限定給栗山深春一人的緣份,是他自己決定的。
 
「那麼……」深春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更多小小一瓶的沐浴乳,笑容可掬的說。「這是一星期的份,每天不同味道的,把這一星期的用完就算完成這份工作了。」
 
「……」
 
「因為要試試看,哪種水果味道用在女生身上最合、呃、不……也不一定是女生限定啦……那個……」一說到女生兩個字,他覺得京介的臉色真的黑如墨汁了。「其實、什麼人用都可以的,就只是……女生、特別一點……京、京介!不能丟啦……那些沐浴乳可是廠商的!!」
 
什麼緣份限定,他要收回來了!京介生氣地在心裡埋怨。
 
 
「我回來了。」就在京介跟蒼兩人沈默下去之時,傳來了開門鎖的聲音。
 
深春回來了。
 
啊、罪魁禍首回來了。蒼抬頭:「深春,你回來了。」
 
「蒼你也來了?」
 
「嗯,我來吃晚餐,可以吧?」
 
「可以啊、那我現在就去準備吧。」深春邊說邊看著京介,但京介依然擺出一張不太高興的臉,也不知道眼睛到底有沒有看著自己。「蒼,我想先休息一下,可以幫我去廚房倒一杯水嗎?」
 
「嗯、好啊!」蒼點點頭,從椅子上站起來就往廚房走去。
 
「怎麼了?你還在生氣?」待蒼離開了之後,深春走近了京介的身邊,並坐了下來,甜甜的草莓香氣,卻讓深春皺了皺眉頭。
 
「你來試試看每天身上都出現不同的水果味道,你會不會高興得起來?」他淡淡的回答著,一副事不關己的表情繼續翻著他手中的書。
 
「京介,我有話跟你說。」
 
「說吧。」他點點頭示意深春繼續。
 
「那個工作我已經推掉了,沐浴乳什麼的,我剛剛已經拿去全還給廠商了。」深春語調輕鬆的說。
 
「欸?」沒想到他會跟自己說這樣,京介一臉愕然的抬起頭看他。
 
「啊、你終於願意正眼看著我了。」他高興地笑著說。
 
他有點尷尬的移開了視線,說:「這不是重點,你為什麼會突然推掉這份工作?」
 
「嗯、對啊,為什麼呢……」深春神秘地說,很顯然地不想回答。「總之沒事了,之後你的身上,也不會再出現那些奇奇怪怪的水果香味了。」
 
「嗯……」京介也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其實,習慣了……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所以……」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一開始是我勉強你了。」他無所謂的說,這時候,蒼也正好回來了。「啊、蒼,謝謝了。」
 
他接過了杯子,一口氣把裡面的水喝完後,就進起來說:「那我先去準備晚餐了。」
 
看著深春離開的背景,再回過頭來看著京介的蒼,發現他的表情很明顯比剛才自己離開時變得柔和了。
 
「深春跟你說什麼了?」蒼好奇地問。
 
他搖了搖頭:「什麼都沒說……」
 
真的、什麼都沒說。
 
這一次,連京介那麼聰明的腦袋,也猜不透深春這個舉動了。
 
誰都想不透,連深春自己都想不通。反正、他覺得……被這些香味所覆蓋著的京介,好像突然……變得不再是京介了,這讓他充滿了不安全感,就好像隨時會失去他一樣。
 
深春明白的,他一直都懂,其實、京介只需要繼續是京介……這就足夠了。他、從來就只有這小小的願望而已。
 

充斥一室的香味,如果不是屬於你的,那麼一切就沒有任何意義跟價值了。
 
 

==========================
看標題就知道這是系列文,說是系列文,其實只預定了兩個標題而已。
一個是香氣,一個是聲音。
聲音我已經預定是要寫御克文了,所以另一個香氣,就寫成建偵文了。
我真的覺得草莓很適合京介XDDDDD所以我非常喜歡在他身上加上草莓的東西XDDD
但其實最適合他的……是櫻花!
雖然標題是「戀上你的」這樣,
不過其實只是為了遷就御克那一對笨蛋戀人才這樣決定的(喂XDDDD)
所以,跟深春和京介完全沒有關係啊(你這樣解釋更此地無銀了)
內文都沒修改過,所以怪怪的就等我明天有空再來修吧~
我去玩RUKA了~至於御克文~啊,我努力跟蜜糖SAN接洽中(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