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好きじゃなくて…[御克]

走在回家的路上,大概還有十分鐘的路程,這時他的手機傳來收取新郵件的聲音,從口袋中把手機拿出來,讀取一看,他不禁會心的一笑。

『御堂先生,你還有多久才回到家?』

是克哉傳來的郵件。

兩小時前,御堂說要為今晚的晚餐做準備,所以出門去買材料回來,順便他想到相熟的店家去一瓶紅酒回來,所以直到現在快晚上六點了才回到家來。

然而即使如此,他也沒有因為離家而冷落了在家的克哉,這段時間,他們還是以郵件互相聯絡著。

「大概還有十分鐘吧。」他回克哉。

最近,他開始想要改變自己。他愈來愈重視他跟克哉之間的關係,雖然這樣說,並不代表以前的自己沒有想過重視他們之間的關係,只是,他有所顧忌而已。


克哉啊、克哉……你總是說我不懂溫柔,不懂浪漫。

我說,一切盡在不言之中,你懂我懂就可以了。

你卻回答有些話,懂得跟聽到是兩回事,我當然知道你指的是什麼,於是,我只是輕聲地對你說了一聲:「我喜歡你。」

你無奈苦笑,說了一聲:「御堂先生,真的很不懂浪漫。」


手機震動,克哉回郵了。『你到底買了什麼?怎麼那麼神秘都不說。』

「當然是神秘一點,這樣才會有驚喜啊。」

御堂回覆後,看了看自己紙袋中的東西,嘴角忍不住揚了起來。


我知道,溫柔的人永遠是你,你永遠包容我,不勉強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你的愛情,讓人愈來愈任性,愈來愈嬌縱,愈來愈像被寵壞了的小孩子一般,不懂節制,只想擁有你最大的愛。

也許你不知道,我不敢說你想聽的那句說話,怕一說出口,我們的關係就會走到盡頭了。我很膽小……也許,我真的比我自己認為的……還張膽小。尤其對象是你,我更加冒險不起。

可是,你用行動證明了你的愛可以走到很遠很遠,你告訴了我知道,即使說了出如禁忌般的那句說話,我們也不會分開。


『御堂先生,你該不會去買哪個了吧?』

看到這裡,御堂不禁苦笑。如果他買了,真的有必要那麼驚訝嗎?

「這個,誰知道……」

克哉很了解自己,當他這樣回答,答案已經是肯定了。


『嗚哇!?不敢相信御堂先生真的跑去買了……』他好像不太相信。而且這是什麼回應……御堂忍不住笑了,明明一開始,是他希望自己買給他的。

「那是因為你的關係,克哉。」

『怎麼說?』


因為是你、讓我愈來愈勇敢。
因為是你、讓我終於敢跨出一直不敢踏出的第一步。


「因為是你啊……因為我愛你喔……」

所以、所以……我決定了……


最後一封郵件發出來後,御堂也回到家了。他踏進了電梯,電梯也順利到達他所按的樓層。

只是,門才剛打開,御堂抬頭還沒看清楚眼前的景物,突然,有人用力向著自己懷中撲來,讓他往後退了好幾步,撞上了電梯的牆上。

「克哉……」不需要多看一眼,想也知道會這樣向他撲來的,只有一個人而已。他笑著伸出雙手抱穩克哉。「你這樣很危險的。是有那麼迫不及待想見到我嗎?」

「是、當然是。誰叫你要在郵件中說出這樣的話來……」克哉的臉頰紅紅的,看著他那雙藍色眼睛閃著迷人的風采。

「所以,你就興奮得跑出來迎接我,跟我手上的巧克力了?」

克哉搖頭,說:「御堂先生,你知道的,有些話要直接用說的才有意義。」

「欸?」

「把剛剛在郵件上說的話,現在,再跟我說一次。」

「在這裡?」御堂嚇了一跳,現在,他們可是在電梯裡。

「對,在這裡。」

「可是,這裡有閉路電視啊。」御堂取笑地說,讓克哉本來已經紅得像蘋果的臉頰,更加的發紅。

「我只是……怕回到家中,你就不認帳了。」退後了一步,克哉看起來有那麼一點遲疑了。「不過,在這裡好像真的不太好,算……啊--」

「笨蛋克哉……」沒想到話沒說完,御堂再一次把人拉回自己懷中去,深深地吻上了他微張的嘴唇。「情人節快樂啊……」

克哉低頭,看到御堂把巧克力遞到他們兩人之間。

「這是……」

「今年,換我送你巧克力了。」御堂說。

克哉看了自己一眼,似乎以為自己搞不懂他心裡的真正意思,只好微笑著把巧克力收下說:「謝謝。」

「還有,克哉……」

「嗯?」


「愛してるよ、好きじゃなくて、愛してる。」


決定了,要向你……真真正正的告白一次。佐伯克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