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2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建築偵探同人小說翻譯]雪樁(2-1)

這個公寓的主人是我在打工時認識的,已經認識了多年的一位朋友的。一直都只喜歡山跟旅行,在三十五歲之前對女性都沒有興趣的這位朋友,去年突然跟某個女性談戀愛了,很快就決定了要結婚,然後把手上所有的錢都用來買下了這個新居。
 
然後在他求婚的時候,對方卻一口就拒絕了他。他傷心欲絕,決定捨棄所有的東西離開日本,聽說他現在為民間的援助團體工作,在黎巴嫩一處連巴士也到不了的貧窮的村落幫忙掘井跟植樹。從他偶爾寄來的信中得知那裡即使環境很嚴峻,但他似乎很健康。因為是打從心底喜歡著山,所以現在就是每天都看著喜瑪拉雅山,然後在那邊生活,所以也不能算是不幸福了。而且現在從打工的朋友那裡聽到了傳聞,說他在那裡找到了可愛的新娘子,也準備在那麼長居下來了之類的說話。
 
總之這個會讓他不禁聯想到以前回憶的公寓,他已經不想再看到了。所以我就想說把他買下來了,話雖如此,但就算這已經是舊樓房了,但它卻是建在東京台東區的谷中地帶,佔地非常寬敞的六層建築物,而且傢俱一應俱全,所以認真來算一算它的價值的話,我大概一輩子都會欠債。
 
於是他告訴我就以我當時住的那個地方的租金來租這個地方就好了,結果我是以在江古田租的便宜公寓的價錢,一個月5萬日圓的破格低價租住了這個單位。這是今年三月的事情。
 
(註:在日本租房子很貴!大概六萬日圓只能租到一房一廳的小公寓吧…)
 
這單位的間隔是在中央位置有一個寬敞的客飯廳,從玄關一進來就可以進到這裡了。在壁邊的位於放置了一張大型的沙發,這大得已經可以當床睡了。四疊半榻榻米大小的廚房用牆壁把它間隔開了。在廚房裡也放置了小型的飯桌跟椅子,下廚煮些簡單的料理時就可以坐在這裡吃了。然後是浴室,廁所,還有一個三疊榻榻米大的衣帽間,八疊榻榻米大的睡房,大概就是這樣了。房間的數量是少了一點,但相對的空間就非常的寬敞舒適了,但一個人住的話就顯得過大了。
 
於是,京介就在轉轉折折之下住進去了。第一次是在慶祝蒼考進大學之後,兩個人一起喝酒喝得酩酊大醉,然後幾天之後,又因為這傢伙患了感冒,就在這裡睡了,因為寢室有多餘的一張床所以並沒有做成問題。當以為他的感冒都痊癒了,這次卻換成我感冒了。自小就沒什麼病痛,一直都健康非常的我,這次卻罕見地發燒至四十度,整整一個星期沒辦法起床,只能在床上休息。就這樣休息看醫生,當回過神來時,已經差不多是一個月後的事了。
 
自從大學一年級的時候,跟京介住在同一個宿舍而結緣開始,不知不覺我們已經認識十幾年了,不過像這樣一起吃飯一起生活一個月之久卻是第一次。只是因為這樣,我再一次地為這傢伙那不健康的生活習慣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這樣的話即使感冒長久不癒也沒什麼奇怪的,倒是對於他在這之前沒有因為營養不良而倒下來感到非常訝異。
 
什麼都不管,既不睡覺,也不吃東西。整整兩天除了黑咖啡只外沒有吃過任何食物,只是抱著書一直在看。當事人說他不是因為忘了才這樣,而是因為食東西跟睡覺會讓頭腦變得渾沌不清晰,所以在忙的時候就故意忽略不做了。
 
即使再離譜也該有個限度的。即使他還沒有到瘦骨嶙峋的程度,不過這樣對身體也不好,所以我也有點怨言了。
 
「雖然營養學說不上是普遍的真理,可是絕食對健康來說就一定是壞事。」
 
然後他也有所反駁了。
 
「所以我昨天有吃東西了啊。」
 
「吃了什麼?」
 
「起司味的CalorieMate,一盒。」(註:由大塚製藥出產的營養食品,用來補充平日不足的營養)
 
還說得那麼理直氣壯的,這個笨蛋。那些東西根本不是給人當正餐吃的,他竟然可以就這樣生存到現在。看著無視了別人所給的忠告的那張明亮的臉,突然覺得胸口中有一股怒氣冒起。我呢,最討厭就是那些故意不去愛惜自己的人了。
 
在大學的時候,我跟京介一星期至少會有三、四次見面的機會。如果真的有什麼問題的話當下就知道了,這一點比較叫我安心,也沒有擔心的必要。
 
只是從大學畢業,尤其成了自由人的狀態之後,我跟京介兩個人有時候時間遷就不了,別說一個月或兩個月見不到面,甚至連通個電話聽聽聲音也沒有。事實上,從1996畢業後的這三年中,說是有繼續交往其實完全是以這種狀態持續下去的。
 
京介所住的地方,他從大學就一直住在那裡了,是廚房公用的一家木造宿舍。但不管是什麼人都知道這傢伙不會自己下廚的,這件事從以前一認識他的時候就知道了,只是親眼見識到的時候,還是不得不為他擔心起來。京介自己一個人住的這段期間,與其擔心他一天到底吃了什麼,還不如擔心他一個星期裡面,到底有幾次是像個普通人一樣吃完正餐的吧。
 
要不是因為房東婆婆人很親切,偶爾會給點吃的,搞不好他什麼時候會就這樣倒下來,然後變成木乃伊也說不定吧?
 
「你幫他準備好放到他面前他就會吃了。」
 
我們的恩師,京介高中的時候讓他寄居在自己家的神代教授,一臉見慣不怪的語氣說。
 
「京介覺得要吃東西就得自己去買材料回來,然後作菜就覺得很麻煩,所以就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種作業上。所以不管怎樣就強行把他拉到飯桌前,跟他說『這是你的份,所以吃吧』,再把食物推到他面前,這樣就可以了。這樣的話,即使口中說著討厭也會乖乖把飯吃下去了。」
 
「所以說教授,我就是非要為那傢伙準備好飯菜不可了?」
 
「如果可以由你拿著筷子餵他吃下去的話就最好不過了。」
 
開什麼玩笑!我不禁大聲地回答。
 
「的確,我跟那傢伙是結下了十年的孽緣,那是因為親人不在身邊也沒有妻子的關係,到了現在我可沒有那種還有為他操心的、照顧他的心情啊。」
 
「你這樣說也是無濟於事的吧?京介他可沒有開口拜託任何人照顧他啊,本來一開始,就是因為你多管閒事。」
 
「呃──」
 
我瞬間啞口無言了,因為教授的說話一矢中的。

PART2未完待續

============================
為什麼是木乃伊XDDDDDDDDDDDDD!!!(笑了)
應該會是乾屍吧(喂)
總覺得這樣的深春好像媽媽,這樣的京介好像貓咪…
終於都知道在小說中老是說「如果不好好看著京介,他就不會乖乖吃飯」的原因了XDD
真的好像貓咪啊…(你、你腦海中在想著什麼貓化的你可不要寫出來啊你、你不要認真的想要寫出貓化的京介來這樣真的太可怕了你真的夠了)
不過其實這裡說京介不會下廚,
但在胡蝶之鏡中,那個壞小孩京介已經不見了,
那個老是愛熬夜,不愛吃東西,生活習慣壞得要命的京介,
已經變成早睡早起,白天愛跑圖書館,晚上會下廚煮東西給深春吃,吃完還要洗碗(這才是重點?)
而且一星期跑三天去健身室游泳,因此把深春嚇得三魂不見七魄的乖寶寶(人妻←喂)了。
連京介都變這樣,我覺得全世界只剩下我是壞小孩了= =
然後,PART2-2努力中
於是,今晚去玩RUKA(?)然後,可以聽LD1的新DRAMA了(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