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建築偵探同人]棒棒糖(聽說是七夕賀文?!)XD

我跟你,相識於十幾年前的那個名叫「輝額莊」的地方。
 
也就是說,我認識一個這樣的你,而你認識一個這樣糟糕的我,已經十幾年了。
 
我有時候會在想,如果當初你沒有來招惹我,我們各自就在自己的世界中生活、我們是兩條永不相遇的平行線,兩個完全不一樣的世界,那現在的我們到底會變成怎麼樣的人……
 
不,我覺得你應該還是像現在的你,變的人應該是我、是的、只有我而已。我會變成怎樣的一個我,我會如此努力地隔絕這個世界,也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因為……隔絕起我跟世界的,正是我自己。
 
你曾經問過我:「你怎麼看起來總是那麼不快樂?」
 
我回答你什麼……嗯、我回答說:「我沒有什麼特別需要快樂的事。」
 
其實、也許不是不需要,而是……沒有任何東西能夠讓我快樂吧?
 
那一刻你臉上泛起的表情,我到現在還記得,有點苦澀,有點無奈。「可是,快樂不是與生俱來的嗎?」
 
我沒辦法立刻回答你,我只能沈默。
 
嗯、或者你是對的,如果那時候少了你,也許、我真的連什麼叫快樂都不知道。我記得自己當然回答了這樣的說話。
 
「嗯,那麼深春……」
 
「什麼?」他看著我,似乎不懂我突然覺得心情愉快的原因。
 
「讓我的這裡……充滿快樂的回憶吧。」我指著自己的腦袋,微笑著說。
 
嗯、那個表情也讓我的記憶很深,那呆掉的表情。
 
「我、我都沒想過京介會說這樣的話呢……」
 
有那麼一刻、我渴能待在你身邊,直到永遠。但是,我知道,當醒來的那一秒,最痛的人不會是我,而是你。
 
我知道,有種東西叫傷害,如果我真的讓自己放縱下去,加害者……將會是我。所以我的理智告訴我知道,這種想法,存在是個錯誤,甚至是一秒都不可以。
 
下一瞬間,我只能抹殺掉這曾經出現過,過於美好的念頭。
 
 
 
「京介。」
 
「……」京介托著頭,低頭翻著書,似是沒聽到深春的叫喊。但深春知道他聽見的,只是不想回答而已。
 
是裝聽不見嗎?這傢伙。
 
從今早深春起床後,京介就一直黑著臉不發一言了。那是因為他說有某件事想不通,所以從昨天開始就一直沒有闔上過眼睛。可想而知,睡眠不足的這個人,一大清早就看到自己睡醒的幸福模樣,是不可能會有好臉色給自己看的。
 
不過幸好早上在深春的威迫利誘下,他終於願意躺下去睡幾個小時。中午過後沒多久,自己從外面回來卻發現他已經醒來了。只是,心情好像還是不太好似的。
 
「京介,我買了午餐,你要不要吃?」他試著開口逗京介說話。
 
「隨便吃了一點,不想吃了……」還好,他終於願意跟自己說話。
 
「那我有買甜點啊。」
 
他冷淡地回答:「不要。」很明顯,他在鬧彆扭。
 
「對了。」深春無可奈何的只好坐到他的對面,不強迫他陪自己吃東西了。「你怎麼不多睡一下?你快二天沒睡過覺了,才幾小時就醒來了?」
 
他抬頭看了自己一眼,淡淡的說:「蒼打電話來,把我吵醒了。」
 
「呃、」竟然是蒼。「他找你做什麼?」
 
「你沒帶手機,所以他打到家裡來。說他今晚會晚點才到這裡。」
 
「啊、這樣啊,有說什麼事嗎?遲來的原因?」
 
京介搖了搖頭,氣氛真的沈低到極點了。深春嘆了口氣,然後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離開了飯廳。
 
京介抬頭看著他的背影,瞇起了眼睛。
 
 
不能再留戀你對自己的溫柔,抹殺那過份美好的念頭的同時,也要抹殺掉對你的留戀。
 
故意的冷漠不是想要用來拒絕你,只是……想要為自己保留最後一個堡壘,作為保護自己的最後防線。
 
我希望在自己要轉身時,可以毫不留戀地抽身離開。我希望自己不要輸得太難看。至少,不是輸得一敗塗地。
 
如果明知道你想要的我做不到,我給不出,我付不起,要你將來傷心難過,不如現在就先冷漠地拒絕,這似乎是不讓彼此都受到傷害的最好方法。
 
到時候,你只會恨我,最好……恨我一輩子,那就足夠了。
 
 
過了沒多久,深春從外面走了回來,手上拿著什麼在把玩,京介沒看得很清楚,因為才瞥到他的身影,自己就急忙別開了臉,裝作若無其事地繼續低頭看書。
 
「京介。」
 
「嗯……?」他抬頭,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深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什麼東西塞進了他的嘴巴裡。「欸?」
 
「給你吃。」深春坐回座位上,笑著看他。
 
甜甜的味道在口中擴散,京介揚了揚眉:「這是……?」
 
「嗯,特意買給你的甜點,棒棒糖。」
 
草莓味道在嘴巴中漸漸散開,帶著微酸,京介抿著嘴巴,把棒棒糖拿出來。「這東西不適合我。」
 
「我倒覺得京介跟草莓很搭。」深春嘿嘿笑了兩聲說。
 
「……只有你這樣認為而已。」無言了兩秒,他還是選擇嘆口氣,把棒棒糖放回口中,把它吃完。「嗯,好甜。」
 
「甜膩的東西,可以讓心情好一點啊。」深春說著,自己把打開了另一支棒棒糖的包裝,放進嘴巴裡。
 
也許是突然的甜膩,京介的嘴角不自覺地泛起了淺淺的微笑。深春無意看見了,看得有點入迷,對於京介這個人,也許自己永遠不會有看膩的一天。
 
他渴望……跟京介真的有『永遠』這一回事。
 
「嗯,偶爾吃一下甜也不錯。」
 
「你喜歡就好。」深春輕聲地說,不知道京介有沒有聽見。
 
只見他嘴角的微笑緩緩消失,沒有回答深春的說話。窗外,吹起了一陣涼風,吹翻了京介手中的書頁,傳來沙沙的響聲。
 
寂靜的屋子裡,除了風聲,連呼吸聲也彷彿消失了。恬靜的午後,剛剛讓人難熬的氣氛消失了。
 
──兩人沈默不語。
 
「吶、深春……」這時候,京介開口說了一句話。
 
「什麼?」
 
只是最後的那句說話,被一陣風聲給掩蓋了,深春聽不見他在說什麼。突然,他覺得京介離他好遠好遠……
 
他伸手、卻發現京介在自己伸手不及的地方。
 
他努力想要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到底他們之間,被什麼東西阻礙著?
 
 
只見京介露出了苦澀的微笑,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深春什麼也不敢再問,他怕……問出了他不想知道的結果。
 
於是,對於那禁忌般的底線,他跟京介……從來不敢觸及。只要一碰,櫻井京介這個人一定會消失,從自己眼前……徹底消失。
 
所以他不敢碰、連想……也不敢想。
 
 
我終究問出了我最想知道的那個問題、卻得不到任何答案。
 
 
吶、深春。你後悔認識我嗎?
 
 
再讓你選一次,你還要跟我扯上關係嗎?
 
我們……到底應不應該遇上?


=========================
我不小心抄了一下少主的對白…
「對不起,風聲太大我聽不見你說什麼」(喂XDDD)
這句說話,再等十年還是那麼有用~CLAMP大媽GJ!!
其實我只是想寫棒棒糖劇情而已。不過內文好像沈重了那麼一點…
嗯,沒辦法,我上次偷看那最後一頁,那一幕的深春讓我深刻難忘…
混蛋你趕快去把京介找回來!這世界除了你大概沒第二個人受得了他那麼傲嬌了www(喂喂喂)
啊啊啊,我還是好怕去面對那個結局(扶額),
太多經驗告訴我知道,這樣的設定不會有好結局的…嗚…好可怕。
於是於是~大家七夕節快樂了~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