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螢火蟲[御克]

克哉很喜歡御堂的嘴唇。兩片優美的薄嘴唇,永遠掛著傲慢的微笑。精緻的五官,讓他的表情顯得更加冷峻,曾經,讓他如此的膽怯,有種難以接近的感覺。
 
而現在克哉則很喜歡跟御堂親吻。每一次跟他接吻,當御堂靠近自己,親吻著自己的時候,是如此的溫柔,那種冷漠的感覺,已經完全不存在了。
 
他的耳語,他的呢喃,他吻遍自己全身的那兩片嘴唇,現在只屬於自己的。
 
只是即使到了現在,每次御堂輕吻自己的時候,克哉還是有一種想要流淚的衝動。因為御堂的這種溫柔,是自己的專屬,因為這種讓人心痛的感覺,讓他既窩心又不安。所以,他總是得隨時確定自己的感覺,不停地把自己的感受告知御堂,就深怕他忘記了,就深怕那只是一場夢,他很怕自己稍一放鬆,現在這麼幸福的感覺,就會像泡沫一樣,一瞬間消失不見。
 
「你在想什麼了?怎麼還瞪大眼睛不睡了?」御堂似乎發現了自己發呆時的怪表情了,忍不住低笑著說。克哉回過神來,看了他一眼之後搖了搖頭。
 
克哉正躺在床上,御堂就在他身邊看書。房間中、溫度調得比平日高的冷氣發出了輕微馬達的聲音,但克哉還是覺得有點涼,所以把被子蓋在身上。
 
恬靜得很舒服,少了平日那份忙碌得就像停不下來似的感覺,剩下是滿滿的舒適感。要說週日的晚上他們為什麼早早就在床上休息了,那是因為克哉前幾天開始就患上了重感冒,今天看過醫生後,醫生說要多多休息,所以兩人就決定早早吃過晚餐後就什麼都不做,直接上床休息了。
 
也因此,本來預定要去參加今晚的煙火大會,也被迫取消了。雖說是因為自己生病的緣故,可是克哉還覺得很失望。畢竟,自從第一年他們一起去看過煙火大會之後,他就期待很久了。
 
他轉頭看著窗外一片黑暗的天空,時間已過十點,煙火大會早已完結。他最後決定從床上爬起來,雖然這舉動讓他感到一陣輕微的天旋地轉,但坐起來後,就跟著御堂一起靠著床架,一雙漂亮的藍眼睛牢牢地盯著御堂看。
 
「怎麼起來了?是覺得哪裡不舒服嗎?」御堂皺著眉頭看他,以為他是怎麼了才突然爬起來。
 
「沒有,我吃過藥後好多了……」聲音顯得沙啞的克哉,靠了在御堂身邊。「難得的星期天晚上,已經不能一起去看煙火大會了,如果我還這樣丟下御堂先生一個人睡去的話,那就太可惜了。」
 
「所以,你是寂寞了嗎?」御堂忍不住笑了,嘴角微微地往上揚起。「嗯……讓我想想、要怎樣才可以讓佐伯先生不那麼寂寞呢……」
 
克哉睜著一雙藍眼睛看著他,也微微地笑起來,那彎起來的嘴角弧度,非常誘人。
 
「嗯,我想到了。」御堂的笑意加深了。
 
側著頭,克哉奇怪他想到了什麼。
 
只見御堂俯身上前,想到親吻克哉的唇,發現了他的企圖的克哉,連忙阻止了他。「御、御堂先生,不可以……」
 
感冒可是會被傳染的。他的雙手抵在御堂的肩膀前,想要把人推開,但御堂只是笑著把他的雙手抓緊再拉開,低喃著說:「……沒關係,不會那麼簡單就被傳染的。」
 
明知道自己對他的低喃最沒辦法、克哉因為一下子失了神而被御堂乘虛而入,被抓著的雙手被按到床上,他的侵略更顯危險。
 
「到那時候…就、太遲了……」沙啞的聲音有著某種平日不曾出現的致命的誘惑。「啊、御……御堂先生……不要、嗚──」
 
「噓……克哉,我不是說過了嗎?這個時候什麼都不要想,好好的去感受就好了……」說著,他的唇輕輕地碰上了克哉的唇,柔聲地說。
 
「嗯……」吻下來了,雖然不及平日般強勢,而是溫柔得像棉花糖似的淺吻,可是御堂有時候就是那麼任性,克哉被吻得情迷意亂,他覺得自己的頭比剛剛還沒吃藥前更昏眩了。「……到時候生病了,我可不管你啊。」他以撒嬌般的語氣說。
 
「你就捨得讓我辛苦嗎?」御堂充滿自信的表情,讓克哉只能苦惱地咬了咬唇。
 
他輕舔著克哉的嘴唇,說:「嘴唇再咬下去的話,就會流血了啊。」
 
「御堂先生你根本不懂我的擔心……」他別過臉說,表情可愛得讓御堂忍不住抱了他一下。
 
「你擔心什麼?真的那麼不想照顧我?」
 
「才不是!」克哉趕忙地否認,因為讓他的臉變得異紅了。「如果御堂先生真的生病了,要我不眠不休地照顧你我也是心甘情願的,我只是……不想御堂先生辛苦而已。」
 
「克哉、我啊……身體才沒那麼虛弱,才吻個一、兩次就會被傳染感冒,你以為我平常那麼努力的鍛鍊身體是為了什麼?」
 
「嗯……」沒有反駁的藉口了,克哉沈默下來,剛剛因為太過激動地去否認,他現在覺得累了,又重新躺回床上去。
 
「怎麼了?剛剛把力氣都用光了?」御堂看他躺回床上,手指溫柔地纏繞上他柔軟的頭髮、放開、再纏上。每纏上一次,似乎就會戀他多一份似的。
 
克哉沒有抗拒他這個舉動,御堂很少會出現這些小動作,今晚他似乎是想讓自己感受到他的存在。
 
「克哉……」御堂輕輕地叫了他一聲,他也輕聲地回應。「今晚不能去看煙火大會,你很失望?」

他們互相看著對方好幾秒,之後克哉忍不住垂下了眼簾,不再看他。
 
「……有一點。」克哉沈默了幾秒,還是決定如實作答。
 
「那等你病好了,我們一起再去看吧。」
 
「可是煙火大會都已經過了。」
 
「不是啊,我們不是去看煙火,我們去看螢火蟲。」
 
「螢火蟲?」克哉眨著一雙藍眼睛,好奇地看著他。
 
「螢火蟲跟煙火大會一樣,都是夏天獨有的,不過煙火大會一年只有一場,但螢火蟲……只要你願意陪我去看,我跟螢火蟲什麼時候都奉陪。」說著,御堂還笑了起來。
 
「螢火蟲,我還真的沒看過……」克哉不自覺地揚起了微笑。「滿天螢火蟲的景象,會很漂亮吧?」
 
「很漂亮。」
 
「你怎麼看過了?」克哉輕聲地說。
 
御堂低笑出聲音來:「怎麼了?我可能跟什麼人去看過,你是這麼認為吧?」
 
「不然,御堂先生才不會一個人去看螢火蟲。」他嘟嚷著說。
 
「不然你親我一下,我就告訴你知道?」
 
「不要那麼奸……嗯……」
 
最後的話語,淹沒在深情的一吻之中,再多的話語,也抵不上這一個熱熾的吻。
 
「……除了你,我可不想去跟任何人分享這美麗的秘密啊、克哉。」
 
這夏夜獨有的煙火祭,我希望出席的人……就只有你而已。
 
嗯……那麼、我們一起去。明天晚上。
 
明天晚上……
 
(End…?or To Be Continue?)


=========================
首先要說:雖然兔子你去英文營了,不過這篇文是我答應要送你的。
你回來要收啊wwwww

御堂先生最後會被傳染感冒的wwwww
誰叫你老是親兒子wwww
雖然現在克哉已經叫他孝典san了,不過對我來說,
我還是覺得蜜糖san這稱呼最吸引我wwww
螢火蟲是我最近很想寫的情節,所以也許會有下一篇吧?
其實一開始我是想寫「嘴唇」有關的,所以一開始才會有描寫嘴唇的情節,
不過好像失敗了www
雖然功力已經大不如前了,很顯然我不知道自己要寫什麼OTL
不過希望大家會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