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2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心跳[御克]

如果,心跳在這一刻停止跳動的話要怎麼辦?合上眼睛前最捨不得的,又會是什麼?

心跳,愈來愈慢。心跳聲,愈來愈細小。到最後,停止了……還有,那最後一口的呼吸。

我想我最捨不得的人,大概……只有那一個人吧?只是、這樣好痛苦、好難過……一想到我閉上了眼睛之後,就再也看不到那最在意,最捨不得的人,我就怕得不敢閤上眼睛,即使……我的心不再跳,也不再呼吸。

好難過,好痛苦……好想,就此融化在你的身體裡。就此……與你合而為一,從此不用再憂心分離與傷痛。

從此……沈睡,在你的身體裡。活著,也在你的身體裡。就這樣,與你分享你的快樂,分擔你的憂心。只要你用力感受,就會知道我的存在。

如果心跳非要在這一刻停止,至少……讓我再多看一眼、多看你一眼……

伸出手,想抓住你伸出來的手,卻再也無力握緊了。

『嗶─────』


「……克哉?克哉──?」

猛地睜開眼睛,克哉感到眼前模糊一片,用力地眨著眼睛,有什麼溫熱滾燙的東西滑過了自己的臉龐,溶入了枕頭。

呼吸,用力地呼吸,彷彿離開母體後的第一口呼吸似的,克哉用盡全力地呼吸著房間內冷冰冰的空氣。

視線終於在這之後回復清晰,映入他眼中的,依舊是那一雙充滿憂慮的紫色眼睛,還有皺得緊緊的眉頭,御堂的表情剎那間讓他的心臟像是被捏著似的發疼……不對、這種疼痛,其實從剛剛開始,從自己還沒醒來之前,就開始令他疼痛不已了。

彷彿是隨時停止跳動的那一種疼痛……

「御……堂先生?」似乎是終於清醒了過來,克哉撐起了身體,看著御堂。

「嗯……」御堂伸手,先是撫上他的臉,輕輕地替他抹走了還殘留在自己臉上的淚水。「怎麼了?克哉,作惡夢了?」然後他轉而撫上了自己的背,瞬間,御堂的眉頭皺得更深了。

「嗯……」被他溫熱的手這樣一碰,克哉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冷汗,再加上冷氣,讓他不禁顫抖了一下。「嗯,作惡夢了……也許……」

其實克哉也不肯定此刻的顫抖到底是因為太冷了,還是因為剛剛他做的那個惡夢?只是那種讓人感到哀傷,幾乎要掉下眼淚來的感覺,即使醒了,還是如此真實,揮之不去。

克哉頭痛地捏了一下自己的眉心,然後抬頭微笑了。「不過沒關係,作夢而已,現在醒來就好了……」

說到這裡的克哉,沈默了下去,沒有再說話。真的……是醒來就好了嗎?

御堂轉身走下床,然後熟練地打開衣櫃,從裡面拿出一套乾淨的睡衣,轉身走回為床上去,然後柔聲地問:「怎樣的惡夢?」

「欸?這個……」克哉有點手足無措的不知道怎麼應對,要說出來嗎?只是……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去表達這樣的一種感受。

這種心臟停止跳動時的……痛苦。

「不能說?還是忘記夢境了?」把睡衣放到他的眼前,御堂問。

克哉搖了搖頭,動手去換剛剛御堂遞給他的睡衣。他其實不想把自己真正夢見的東西告訴御堂知道,可是……他又很想表達出來,讓他知道自己的想法。

要怎樣告訴他知道、讓他知道……他是如此的、即使心臟有一天非要停止跳動,他也是如此的……不想離開御堂孝典這個人……的這種想法。

換過衣服後,他伸出手,輕輕地抱上了御堂,把自己的頭靠上了他的胸口。下一瞬間,屬於這個人的、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隔著皮膚,從血脈之中,傳遞到自己的耳朵裡。「剛剛在夢中,我夢見御堂先生了。」

「嗯?」

「你會一直在這裡的,對吧?」

「不然,你想把我收在什麼地方?」他揚了揚眉,以不知道是不是在開玩笑的語調反問著。「收在衣櫃裡,還是綁在這張床上?」

「嗯,那讓我想想……」克哉笑了一笑,側著頭,露出孩子氣似的表情沈思著。
「……如果可以讓我選,我想把御堂先生收進心臟裡。」

「喔、心臟啊?」

「如果收進心臟裡,融化在血液裡,從此跟御堂先生合而為一,我剛剛就是夢到這樣的一個夢境。」重新再靠上他的胸膛,那脈動重新把克哉給包圍起來。

一下、一下、又一下的心跳聲,彷彿可以讓人平靜下來的柔和樂曲,讓克哉閉上了眼睛,沒有再說下去。

喜歡你、喜歡到可以消失自身,跟你融合在一起。

他們的雙手十指緊扣在一起,御堂笑著說:「真不知道該說這個是浪漫的夢,還是血腥的夢。」

這句話逗得克哉也笑了。

接下來的兩人也沒有再說話。這一刻,寧靜進佔了這個房間的每個角落。「……御堂先生的心跳聲,變快了呢。」

克哉說著,忍不住笑了起來。「心跳聲真的是沒辦法掩飾的,即使此刻的外表看起來那麼冷靜,可是它卻還是出賣了御堂先生。」

御堂有點無奈地苦笑:「你突然那麼主動地抱著我,我很難冷靜得了。」

他反客為主地把克哉推倒在床上,俯身上前,輕吻著他的唇:「你這樣無疑是在挑戰我的最大忍耐限度。」

「……御堂先生的最大限度在哪裡,我很清楚……」克哉輕笑著回答,然後仰頭再次吻上他的雙唇。「聽心跳聲就可以很清楚知道了……」

「現在我的心跳其實很快……」御堂說。

「嗯,愈來愈快了。」克哉也忍不住笑了。

「所以,讓它平靜下來吧……克哉。」親吻在這一刻之後變得更加深刻跟熾熱,幾乎要把克哉溶化了。

「不要……絕對、不要……」克哉的嘴角彎起了深邃而漂亮的微笑,閃耀而明亮,映進御堂的眼中,令他的心跳躍動得更加快速。「御堂先生的心跳聲,要一直為了我而跳動,為了我跳動,直到……心臟停止跳動為止。」

我也會……一直、一直、一直愛著你,直到你的心跳停止的那一刻。

愛し続けると約束しよう、心拍が止まってしまうまで…

 

==========================================
聽完了殿的心拍數後用了一天多的時間寫完的。
這…想聽的就自己找來聽聽,是說其實MIKU原曲也很可愛wwww
這歌的歌詞我超愛啊>3<很喜歡的其中一段

我的心臟,在一分鐘內呢
會喊出70次的,「我正活著」
但是和你在一起時,就會稍微加快腳步
喊出110次的,「我愛你」

啊,這…感覺就是超超超甜蜜啊>3<
最近一直不停重覆的一首歌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