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香草牛奶[御克]

克哉緩緩地從睡夢中醒來,才睜開眼睛,一雙魔魅的紫色眼眸正盯著他看。他習慣性地伸出手想把人摟住,卻發現撲了個空。

正當他奇怪之時,上方傳來了孩子氣般可愛的笑聲,讓他瞬間清醒了過來。

「嗚哇!」睜開眼睛,眼前是一張可愛的孩子笑臉,把克哉嚇了一大跳,忍不住叫了起來。

當下,眼前的小孩笑得更大聲了。「早安啊、克哉哥哥。」以甜膩得像溶化了的糖果般孩子音響起。

「啊、喔,早、早安。」克哉臉一紅,連忙從床上爬起來,正坐看著眼前跟御堂一樣擁有一雙漂亮迷人的紫色眼睛的小孩。

現在在克哉面前的這個小孩、是前兩天出現在他家的孩子。因為這幾天御堂要到國外出差不在家,所以當兩前天,家裡的門鈴聲響起時,他也覺得很奇怪。

很少會有朋友登門造訪的御堂家,在這個主人不在家的時候,竟然會有客人上門?

克哉打開門,看到的卻是眼前這個孩子,而且長得跟御堂那麼相似,實在讓他吃了一大驚。

『你好、我叫御堂香草。』

『咦?』當他說出自己的名字時,克哉更是完全呆掉,只能給他這種反應了。

『御堂先生說他這幾天出差不在家,怕克哉哥哥你寂寞,就吩咐我來陪你了。』放他進家裡後,讓香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後,他才說出了這次會出現的原因。

『嗯,不過……』克哉瞄了瞄他,雖說是個孩子,卻有種非常沉穩的感覺,而且臉上永遠掛著彷彿天真,卻更是深不可測的微笑。『我沒聽過御堂先生有……這麼小的一個……親戚?』

說起來,他跟御堂是什麼關係?當時的克哉心裡非常疑惑。

『你很在意我跟御堂先生是什麼關係嗎?』

克哉很自然地點了點頭,才又慌忙搖頭說:『沒、沒有啦、也……不是那麼在意。』說到最後,連自己都忍不住心虛了起來。

『放心好了,我跟御堂先生絕對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反正御堂先生不在的這幾天,你就讓我好好待在你身邊好了。』

就因為這樣,所以現在他跟香草住在一起,進入第三天了。


「克哉哥哥……你再發呆的話,上班可是會遲到的啊。」香草大概是看克哉竟然在想東西想得入神了,他抬起手,以手指彈了彈克哉的額頭笑著說。

「啊、痛……」克哉回過神來,揉著其實不太痛的額頭靦腆的笑了。「對不起,我大概還沒睡醒,我起來了,香草是想要吃什麼早餐?」

香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這動作像極了平常御堂的舉動,瞬間又讓克哉看得發呆了。不過說也奇怪,香草不只外表長得像御堂,連性格也有幾分相似,有時候靠近一點,克哉甚至會覺得……香草身上有著御堂的氣息。他怔了一怔,連忙甩了甩頭,自己才幾天不見御堂而已……雖說是非常的想念他,但是也不可能把他看成是小孩子啊。

他晃著頭走下床,背對著香草沒有看到小孩子那嘴角微微的往上揚起,彎成了迷人的彎度,露出了意味深長的微笑。

「其實啊、我真想來一杯咖啡。」跟在克哉身後的香草,一副悠閒的語調說。

「小孩子在胡說什麼?怎可以喝咖啡了。」克哉回頭對他笑著說。「我看看冰箱裡有什麼……啊、有了,我昨晚特別買回來的牛奶。」

牛奶!?香草皺了一下眉頭,雖說變成了小孩子就是會比較想喝牛奶,可是他現在的心情,比較想喝咖啡耶。

「可是,偶爾喝一下咖啡也不壞啊。」香草還是在作最後的掙扎。

「喝咖啡對小孩子不好,來,喝牛奶,我已經加熱了。」克哉笑盈盈地把杯子遞給香草,那笑容耀眼得他完全沒辦法說出任何拒絕的說話,只好乖乖地接過杯子。

「變成小孩之後,怎麼連反擊力也跟著變小了?」香草自言自語地呢喃著道。平日的自己,才不會那麼容易受到克哉這燦爛的笑容KO。

他邊低頭喝著杯子微熱的牛奶邊這樣想著,嚐了一口後他突然叫了起來:「這牛奶……有香草的味道。」

「你喝出來了?」克哉瞇起了眼睛,一臉高興地看著自己。「這是新發售的牛奶,所以我買回來試試看。」

「說起來……」香草放下了杯子,側著頭想,這是本多最近在推銷的新商品吧?他記憶中好像聽克哉提起過這件事,還說這次的企劃什麼的都是由本多全部負責,所以他很緊張銷量之類的。

「嗯?怎麼了?」克哉側著頭看他,即使現在的對象是孩子的自己,克哉還是改不了他一些只有在自己面前才會出現的小習慣,例如現在這種孩子氣般的疑惑表情。

「不,只是沒想過他會那麼好喝而已。」他覺得牛奶是小孩子的玩意,也許就因為現在自己是小孩,所以才會那麼喜歡吧?香草拿起杯子再喝了一口,克哉看到他那往上揚起的嘴角,大概也猜到他很喜歡這個味道。

「果然香草人如其名,真的那麼喜歡香草味道。」

「嗯,御堂先生也很喜歡香草的味道啊。」他偷笑著,故意說著這樣的話,想試試看克哉的反應。

「欸?真的嗎?」克哉的反應一如他所預料的非常驚訝。

「啊?沒想到嗎?」

「嗯……」克哉臉一紅,低下頭去。「只是沒想到御堂先生會喜歡那麼浪漫的味道耶……」

香草一聽,嘴巴裡的牛奶差點沒就噴了出來。這句說話……沒有在他預計之內就是了。


中午過後,克哉在公司心不在焉地發呆著。他托著頭拿起月曆看,然後嘆了一口氣。明天之前,不知道御堂先生能不能趕回來?上次御堂出門前也沒說過確定的歸期,這讓本來以為今年也是跟他一起過生日的克哉一時失了預算。

如果萬一……御堂在明天趕不回來的話,那麼不就要讓他一個人在國外孤獨地過生日了嗎?雖然第一年他就已經說過自己並不是那麼喜歡慶祝生日的人,可是……克哉還是很希望可以在一年的這一天裡,親口對他說一聲『生日快樂』,那是心存著感謝的一聲祝福,代表著他們又無事也過了一年,也再一次感謝御堂到了現在的這一天,他還在自己身邊。

抬頭看著窗外的陽光燦爛,一想到這裡,他的心情就不禁陰霾了起來。

「佐伯先生,這份文件……」這時,身邊的同事叫了自己一聲,嚇了他一跳。

「啊、是!」


由於中午的時候克哉發呆得實在是太嚴重了,所以他下班之時已經接近晚上八點了,克哉走在已過下班高峰期的大街上,雖然依舊人來人往,但卻沒有擁擠的感覺。偶爾一陣晚風吹來,空氣中有種清爽而乾燥的氣味,讓克哉覺得秋天來了。

御堂先生……就是出生在這樣一份感覺的季節,讓克哉深深愛上的那種感覺。他深呼吸了一口氣,似是想要把這種感覺好好記下來,去證明御堂的存在似的……

「不知道御堂先生現在在做什麼?」他低下頭來,看著自己放緩下來的腳步,默默算著。

一步、二步、三步……已經第三天了,見不到御堂,聽不見他的聲音,碰不到他,已經三天了……

好想他。好想……現在就立即看到他……好想抱著他……好想、好想、好想他。這種思念的心情溢滿了他的胸懷,這種心情讓他幾乎要落下淚來。

本來一直被壓抑著的思念箱子被打開了,竟然連自己也控制不住,讓克哉不知所措……

「克哉哥哥!」就在這時,他的前方傳來了小孩子呼喚自己的聲音,克哉慌忙地抬起頭,看到香草那抹小小的身影正向自己跑來。「真是的……你怎麼一直不聽電話?我很擔心你不知道去哪裡了?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欸?電話?」他連忙從公事包中拿出手機一看,才發現香草打了好幾通電話給他,只是自己沒聽見。「對不起……我、沒聽見……」

香草抿了一下嘴巴說:「算了,人沒事就好了。」他以一對魔魅的紫眼盯著克哉看,然後表情變得一臉凝重的。「怎麼了?你的表情怎麼那麼難看?」

克哉微笑著搖頭,「沒事,只是有點累而已。」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剛剛還是那麼難過,想念著御堂,一看到香草出現,自己的心情竟然瞬間平靜下來了。

真的嗎?香草看自己的眼神,跟御堂非常神似,他從小孩的眼中,讀到了這樣的訊息。

「嗯,真的沒事,我們回家吧。」

「嗯。」香草笑著抬頭看他,然後伸出手。

「怎麼了?」克哉一時之間不太了解香草是想做什麼,有點詫異。

「牽手啊!我暫時來代替御堂先生,來當你牽手的對象。」香草的笑靨天真得彷彿燦爛的陽光,這笑容,跟御堂真的很像。

「好啊。」克哉的笑容變得深邃,伸出手,握緊了他小小的、但很溫暖的手。


第二天,直到下班之前,克哉都沒有看到御堂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眼前,也沒有收到他的電話。

離開公司之後,他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拿出手機一看才發現自己收到了一封郵件,打開一看是御堂寄來的。

『抱歉,今天趕不回來了。』

短短的一句留言,讓克哉感到有點心安……嗯、當然也很失望,但至少他知道對方很在意他們今天沒辦法一起渡過生日的事。

『御堂先生,沒關係,工作比較重要,生日也要工作真的辛苦了。那麼,生日快樂。』

嗯,傳送出去了。克哉呆呆的盯著手機畫面已經回復待機狀態,心裡有點失落。雖然……他跟自己說沒關係,可是,他覺得胸口就是有種無法釋懷的感覺,讓他沒辦法好好呼吸。


克哉很準時在六點左右就回到家了,甫進家門就已經聽到了急速的腳步聲向著玄關處跑來,香草帶著一張可愛的笑臉來迎接剛回到家的自己:「克哉哥哥,歡迎回來!」

「啊、我回來了。」他露出笑容,彎下身,在香草紅紅的臉上摸了一下,熾熱的體溫燙到了他的指尖,讓他不禁縮回了手。「你是在忙什麼?怎麼臉那麼紅?」

「我剛剛去買蛋糕回來了。」香草的表情看起來也很興奮。「因為想趕在克哉哥哥回來前到家,所以我剛剛用跑的回來,我比是你早了一點進門而已。」

「蛋糕?」克哉有點訝異,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真的看到了一個蛋糕放在裡面。

「嗯,今天……是御堂先生的生日對吧?」香草說。「今天也是我生日啊,我跟御堂先生同一天生日的。」

「欸?真的嗎?」克哉更是吃驚了,他完全沒想到,這跟御堂有關係的小孩子,竟然連生日也跟御堂一模一樣的。

「嗯。」小孩重重地點了點頭。

「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竟然連生日都一樣?」

「我們是什麼關係現在不重要吧?總之我知道克哉哥哥今年不能跟御堂先生一起過生日,一定很難過,所以,今年就跟我一起過吧?反正我也是御堂啊。」

他揚起嘴角,得意地笑起來。這模樣,就像是平常御堂得逞時露出來的壞心笑容,這把克哉給逗笑了,他也跟著點點頭說:「嗯,那今天我就跟御堂小朋友一起過你跟御堂先生的生日好了。」

他們在吃過晚餐後,就把放在冰箱的蛋糕拿出來放在茶几上,兩人並肩地坐了在地上。

「其實,今天是你們的生日,買蛋糕的人應該是我才對。」拆開包裝的時候,克哉說。

「嗯,沒關係啦,蛋糕是誰買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份心意,還有……」香草看著克哉漂亮的側面,笑了。「跟誰一起慶祝才是最重要的。」

「嗯?你說什麼?」太過專心在拆包裝一事之上,克哉沒有聽見香草說的最後一句說話。

他搖了搖頭說:「我說,今年能這樣跟克哉哥哥一起慶祝,我就已經很高興了。」因為,這讓他看到了另一面的克哉,不是在御堂孝典面前、卻依然對自己很很溫柔的克哉。

拆開了盒子後,克哉忍不住笑了:「香草味的蛋糕?」

香草也笑開了懷說:「這是當然的,我可是香草。」

全白色的蛋糕小小的一個,以幾顆草莓作為點綴。克哉看著蛋糕出了神,連香草在叫他也聽不見了。

「克哉哥哥、你在想什麼了啦?」香草不滿地拉了拉他的手,他這才回過神來。「我們來切蛋糕了啦。」

「嗯、抱歉,我只是……突然有點想念御堂先生而已。」克哉輕聲地說,然後露出了非常無奈的苦笑。「不知道御堂先生一個人在國外,會不會感到寂寞呢?」

「……」香草沒有回答,他沒辦法告訴克哉說,他們其實已經在一起慶祝了。

克哉再次凝視著蛋糕上『生日快樂』的幾個小字,看得出神:「自從跟御堂先生在一起後,我們就一起過彼此的生日,雖說我們都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生日什麼的根本不重要,對吧?」

「嗯,也不是……」香草放下刀子,然後靠近了克哉的身邊,即使他變成孩子了,他也可以隨時感受到克哉情緒的波動。

「我知道的……我們都長大了,不可能每一次的生日都一起過,因為我們都已經不能再那麼天真的說……我們的世界只有彼此就足夠了……」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御堂才想在這一天,以香草這個身份跟克哉好好慶祝一番,像個孩子似的,無拘無束地渡過,不過看來……他是失敗了。

「可是、可是……」克哉的苦笑愈是深邃,香草的表情就愈是凝重。「我只是不想御堂先生一個人那麼寂寞而已,他有時候總是會露出寂寞的表情,雖然他都以為我看不見,可是我都知道,所以我才更努力的、想要待在他的身邊,可是……在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裡,我卻……我卻讓他感到寂寞了……」

他現在才知道、他現在才明白,他並不是想要慶祝『生日』這回事,他只是想在御堂誕生的這一天,讓他不要感到寂寞跟難過而已。他只是想讓御堂笑著,快樂地笑著……

胸口壓著的東西原來是這個,只是宣洩出來之後反而更難過,因為他改變不了事實……今天,御堂不在自己身邊的事實。

說到最後,聲音都忍不住顫抖起來了,克哉感到有什麼溫熱的東西劃過自己的臉頰,他抬起手來擦,淚水沾濕了他的指尖。

「克哉哥哥……」

「啊?對不起,我竟然……」他這才想起香草還在自己身邊,竟然在小孩子面前哭得那麼難看了,克哉抬起頭來,想要把眼淚擦乾之時,香草卻抓著他的手,那小小的手力氣竟然那麼大,把他牢牢地捉緊。「怎、怎麼了……呃──」

香草伸直了身體,俯身上前就吻上了克哉的臉,舔著殘留在他臉上的淚水,咸咸的味道,讓他感受到克哉的苦澀。

御堂知道,如果他們像以往一樣地過這一天的話,大家彼此都很忙,根本沒辦法好好慶祝,所以他才會以這種方式來跟克哉渡過自己的生日,沒想到……卻讓克哉難過了。

他一直也以為克哉只是單純地喜歡為自己慶祝生日而已,他沒想過……所謂的『慶生』只是表面,在這裡面深層的意義,其實還是因為自己,想自己快樂,不要讓自己覺得只有一個人……他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可是,他卻讓克哉感到寂寞了。不只今天,過去的幾天,雖然他以香草的身份待克哉的身邊,但是……卻沒辦法給他任何擁抱,他讓他寂寞了。

「笨蛋克哉……」香草輕聲地說著,不知道克哉有沒有聽見。然後,他緩緩的再次靠近克哉哭泣的那張臉。

「欸?香、香草?!」這帶著熟悉卻又違和的氣息是怎麼回事?

香草的吻很溫柔,吻著他的臉頰、眼睛、鼻子……

「等等、等一下!香草!」他輕輕地推開小孩。「你是在做什麼?」

「誰叫你哭得那麼傷心,所以……我想安慰你。」香草抿著嘴巴說。「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你想為御堂先生慶祝的真正心意我都懂了。」

「欸?」

香草小小的手撫上克哉的臉,哭過的那雙藍寶石眼睛透著水氣,誘人非常。「所以,你不要再哭了,御堂先生一點也不會覺得寂寞,一點也不會,因為有克哉哥哥在他的身邊,所以……他已經不再是一個人了。」

這一輩子,走到人生的最後盡頭,他知道克哉都會陪在自己的身邊。他已經不再是孤獨一個人了。

「這個……」克哉的臉在瞬間紅透了,為什麼明明是小孩子,說出來的話卻那麼讓人覺得不好意思,簡直就似是御堂在他面前告白一樣。

「是他要我告訴你的,從克哉哥哥在他身邊的那一天開始,他……就已經不會再感到寂寞了,如果你還為了他而難過哭泣的話,那麼他今天才真的會覺得不快樂呢。」香草對著他露出了漂亮的笑靨。「所以,克哉哥哥來笑一個嘛,然後一起吃蛋糕,明天御堂先生就會回來了。」

「你、你怎麼會知道?」克哉眨著像兔子般發紅的眼睛問。

「嗯,因為……我是香草啊。」香草壞心的笑著,然後牽起克哉的手,吻著他手指的指尖,讓克哉的臉更紅了。「所以,我什麼都知道。」

讓他完全沒有反抗跟追問下去的能力,御堂香草似乎也有著御堂孝典一模一樣的魔力……

簡直……簡直就像是同一個人一樣。


克哉是被開門聲給吵醒的,他醒過來時天還沒全亮,原本應該睡在他身邊的香草卻不見了,他爬起來叫道:「香草?那麼早你去哪裡了?」

他走下床,正想開門之時,門已經被人從外面打開了,他怔了一怔,以為是小孩回來了。

「香草、呃……」

「喔?你是有那麼想念香草那小孩嗎?」壞心的微笑掛在眼前人的臉上,像初升的太陽般耀眼。

「御、御堂先生……怎麼……」竟然真的被香草說中了,御堂竟然真的在今天回來了?「你怎麼會現在回來?」

「我可是趕夜機回來的啊!因為……」看進他的眼中,彷彿看到了昨晚為了自己而哭泣的那個克哉,御堂伸手把人緊緊的抱在懷中。「因為我知道克哉在等我回來。」

「御堂先生……」御堂那熟悉的氣息瞬間把自己包圍起來,讓克哉幾乎要落淚。「你回來了,歡迎你回來。」

「嗯,我回來了。對不起,克哉……」對不起,我竟然讓你那麼難過了。

克哉搖了搖頭,卻怎樣也不願離開此刻那麼溫暖的懷抱。「啊、對、對了!香草呢?」

突然,他才想起了應該在家的小孩怎麼沒有出現?

「嗯?啊……香草啊、那個孩子啊……剛剛他媽媽來接他回家了。」御堂一時之間還沒想好應對的謊話,只好隨便就個藉口蒙混過去。

「那麼早?」而且他怎麼沒聽見門鈴聲了?

「嗯啊,他們要出國、對、要出國,他們本來就住在外國,現在是回來玩玩的……」

「那為什麼香草不跟他媽媽一起住,卻一個人跑來我們家了?」克哉愈問愈覺得奇怪。

「那是因為……他媽媽……又突然有事再出一趟遠門,然後……」御堂咬著唇想了想。「然後,香草還小,我就叫他這幾天先住在我們家了,對,就是這樣。」

克哉疑惑的側著頭,卻沒有再說什麼。

「你不相信?」御堂低聲地問,然後以唇輕輕吻著他的臉頰,企圖轉移他的注意力,他搖了搖頭……

「啊!」又是這種熟悉的感覺,昨晚,香草吻自己的時候,這種感覺也出現過。

「怎麼了?」

他不懂說明這種感覺,可是,御堂跟香草……御堂跟香草的感覺,對他來說,是一模一樣的。

一模一樣的,是御堂跟香草……這個等號。

「喂、克哉?!你沒事吧?」

會是這樣嗎?可是……他看著御堂,沈思了很久,最後笑著搖了搖頭:「沒事、沒事……」

接著他開始吻著御堂,熱情地吻著他的唇。御堂也回應著他熱情的深吻,兩人的身軀都如此的熾熱,彷彿要把對方溶化似的……

「我好想你……御堂先生,這幾天你完全不跟我聯絡,我……好想你。」克哉低聲呢喃著,那撒嬌意味甚濃的聲調,幾乎讓御堂把持不住。

「可惡!克哉,你現在不要這樣誘惑我!」拜託,現在是大清早,天還沒全亮。

「可是,我喜歡現在跟御堂先生接吻。」克哉露出淺淺的微笑說:「因為御堂先生的嘴唇,有香草牛奶甜甜的味道……」

「欸?香草牛奶?」御堂嚇了一跳,紫色的美麗眼睛盯著他看。「克哉……難不成……」糟糕,難不成他是猜到什麼了嗎?

克哉側著頭一臉無辜,誘人的微笑自唇邊溢出,有點調皮,像做了壞事的小孩子。

「生日快樂啊……御堂先生。」輕輕的一吻,在兩人的唇邊繼續著那份甜甜的香草味道。

至於御堂香草,儘管心裡已經有數,也沒必要再提起了。

(完)

 

=========================================
蜜糖さん生日快樂~~~
依照慣例,在我的生日過了一個星期,就是蜜樣糖さん的生日了~
因為很想念香草(欸?)賀文又沒什麼靈感,
於是就讓香草再度可愛登場了(啥?)
沒想到竟然那麼順利,還早了一天完成wwww
結果御堂只出現了那麼一點點,剩下的都是香草的戲份XDDDD
不知道合不合大家的胃口,已經為蜜糖さん寫第三年的賀文了,
總覺得很不可思議呢~竟然可以為蜜糖さん慶祝三年生日,
所以這也是給我自己的賀文了(又來一文幾用…=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