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2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左耳的哭泣-眩暈(3)

御堂跟克哉兩人在下午出門,準備找個地方吃午餐。
 
「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兩人走在路上,刻意選了跟市中心相反的方向,本來是想避開週末的人群,不過選在下午的這個時候出門,很難避開週末外出遊玩的人潮。
 
御堂跟他肩典肩的走著,因為走得近,所以跟他說話時,頭也靠得很近,親密得就像在說悄悄話。但克哉在人多的地方會因為太吵雜而覺得不舒服,所以他只是繃著一張臉,沈默著只是搖搖頭。
 
把他的表情反應看在眼中的御堂,當然也清楚現在的克哉在想什麼,於是他提議道:「不然就去我們平常去的那家餐廳?那裡比較安靜,你會比較舒服。」
 
「好。」沒有太多意見,吃對於現在的克哉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一環,只要跟御堂在一起,做什麼吃什麼他也不會持反對的意見。
 
此時,迎面向他們急步走來的一個人,不小心把克哉給撞了一下。「啊!?」差點因為失去平衡而往後跌倒,讓克哉踉蹌地退後了兩步。幸好一直留意著他一舉一動的御堂眼明手快地把他給拉進懷中。
 
「克哉,沒事吧?」把他抱得緊緊,甚至把他的臉埋在自己肩膀之上,故意不讓他看見街上的情況。
 
御堂轉頭,瞪著那停下腳步來回頭看著他們兩人的高大男人。男人皺著眉頭,本來還想開口說些什麼,但當他接觸到御堂那冷峻的眼神後臉色一變,只能連聲道歉,然後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御、御堂先生?」
 
他瞇起眼睛,低下頭說:「沒事了。」
 
一時之間還不能反應過來的克哉點了點頭,說:「先這樣待一下。」
 
「不舒服嗎?」
 
「嗯,沒有。」但卻沒有搖頭。「只是想先這樣待一下而已。」
 
「看來今天不適宜出門呢……」御堂還故意開了個小玩笑。
 
克哉也微笑著說:「不過,我其實也很喜歡跟御堂先生出門,這些小意外而已……」
 
「也對……」
 
 
「……御堂先生?」御堂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突然旁邊傳來了一把女生的聲音,喊著他的名字。
 
克哉的心跳突然變快了,他跟御堂一起轉頭過去,看到一個留著一頭長髮的女生,正笑著看向他們。那甜美的笑容,讓人一看難忘。
 
「啊、千葉小姐?」御堂似乎也很驚訝竟然會在這種場合看到熟悉的人,他迅速放開了克哉,拉開了兩人的距離。「真、真巧,千葉小姐怎會出現在這裡?」
 
「嗯,我正好跟家人來這邊的餐廳用完餐,正要去停車場取車。」被稱作千葉的女生笑容變得深邃,她的眼睛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盯著御堂看,從沒移開過。「只是沒想過會在這裡碰上御堂先生,我們真的很有緣呢!御堂先生也是跟朋友來用餐嗎?」她的聲音也顯得非常興奮。
 
「嗯、嗯,對。」只是御堂並不準備把克哉介紹給眼前的女生認識,所以他故意轉移話題了,並把克哉拉到自己身後,克哉有點茫然,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作出這舉動,只是默默地在他身後低著頭。「跟朋友想一起吃午餐,所以來這附近看看有什麼吃的。」
 
說著謊話,也是因為不想讓眼前女生知道他就住在這附近。
 
御堂這樣一說,她的目光才落到從剛才開始就不發一言的克哉身上,然後對他禮貌地點了點頭。
 
克哉抬頭,但只是臉無表情地盯著她看,甚至連一點反應也沒有。一個對他來說完全陌生的女人,此刻出現在他跟御堂的面前。而且看她的態度,不像是工作伙伴的關係。她的眼神帶著自己所熟悉的,那是一種愛慕的眼神,她用這種目光投向御堂,她在打什麼主意,克哉很清楚。
 
他藍色的眼睛,沾染上了一層冷霜。
 
感到到氣氛有點不對,御堂想說應該先把千葉打發掉比較好,所以他對克哉低聲說:「克哉,我去跟她說兩句,等我一下。」
 
克哉不喜歡這女生,他厭惡她投向御堂的眼神,不自覺地拉了拉御堂的衣袖。
 
「怎麼了?」
 
不要去!不要離開我的身邊,在我眼前,走向另一個人。內心雖然是如此吶喊著,但嘴巴上只能吐出無力的謊話:「我……只等你五分鐘。」
 
「嗯,很快。」御堂笑了笑,就開步往千葉的方向走去。
 
雖然,御堂常常說現在的克哉既任性又難搞。可是,他還是會有任性不起來的時候,就像現在……如果他真的比以前任性的話,為什麼會沒有勇氣吶喊出他心底裡的話,只能呆立在一旁。
 
看著他們談笑風生,御堂笑逐顏開的表情,讓克哉不自覺把環抱著自己的身體。剛剛……還被御堂擁抱著的身體還殘留著微微的體溫,但下一刻,他卻好像已經離自己好遠、好遠。
 
 
御堂跟克哉坐進餐廳,開始用餐時已經是下午一點了。
 
「剛剛的女生叫千葉美沙。」御堂頭也不抬的,以只有克哉才聽得見的聲音說。「是我的、一位朋友。」
 
「嗯。」克哉點點頭,低下頭去繼續吃東西。
 
「……她跟我、在工作上有聯絡。」這樣的克哉,御堂最不會應付了,他跟以前什麼事都放在臉上的克哉不一樣,現在的他,到底心裡在想著什麼,不說出來他根本完全猜不出來。
 
是生氣、是無所謂、是不在意?他猜不透。
 
「她……那個千葉小姐,她跟你有工作上的來往?」終於願意抬頭看自己了,克哉那雙藍色的眼睛,像在猜度自己是不是在說謊般打量著他的表情。
 
「是的,就是我早上跟你說的,那個大品牌公司的員工,她是這次合作的負責人。」御堂點點頭說。
 
「她那麼年輕,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領導的樣子呢。」克哉說。
 
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嗎?那剛才都只是自己猜錯嗎?真的只是自己多心嗎?因為御堂是不會騙自己的。
 
「嗯。她非常能幹。」御堂拿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杯,靜靜地說。「跟她開過一次會,單聽她的說明就覺得這女生很有想法,創作力跟領導能力也一流,絕對不會比其他男生遜色。」
 
「是嗎?」她……非常能幹嗎?當然,她絕對會比自己能幹,能幫助御堂更多更多。「御堂先生喜歡這樣的女生嗎?」
 
「嗯?」御堂怔了一怔。「什麼意思?」
 
「就是像她一樣,很能幹,然後可以輔助你的女生。」克哉沒了胃口,拿著餐具有一下沒一下的翻弄著盤子裡的食物。「這樣的話,御堂先生,我想……」
 
但御堂只是有點好笑地揉了揉他的頭髮:「你在說什麼啊?我可不是公私不分的人。」
 
克哉把想說的話吞回肚子裡,然後不解地側著頭看他。
 
「沒錯,我是欣賞千葉。在公,我當然喜歡她的工作能力跟態度,但在私,我可對她完全沒有任何感覺啊。」
 
「是這樣嗎……」不知道是應該懷疑,還是先鬆一口氣。
 
「什麼啊、原來你從剛才開始就一直繃著臉不說話,是因為你在吃千葉的醋?」御堂突然像發現了什麼似的,笑開了懷。
 
「我……」克哉一聽,紅起了一張臉,頭垂得更低。「我這是正常的反應,突然有一個陌生人靠近了御堂先生,我當然是充滿了戒備心……」
 
「真是一隻警戒心高的貓咪啊……連主人的份也一起警戒了嗎?」
 
「什、什麼……」什麼貓咪?什麼主人的?克哉不高興地皺起了眉頭。「別說我是貓咪,我又不是御堂先生的寵物。」
 
「你不喜歡嗎?」他的指尖略過了克哉的髮端,撫上他的耳朵,充滿了情慾的味道,讓他不禁顫慄了身體一下。「笨蛋克哉,你應該清楚知道的,我的心投放在哪一個人的身上,你不會不懂吧?」
 
輕而易舉的,把他在意的話題轉移了過去。
 
「御、御堂先生……別這樣……」克哉縮起肩膀,顫抖著說。
 
「怎麼了?克哉,你的身體有反應了?真是個敏感的傢伙啊。」他壞心地笑了。
 
「這樣會被人發現的……」克哉的臉更紅了。
 
「沒關係、克哉,若有人發現了,就讓他們知道吧。既然你如此的不安,就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們的關係,不是最好嗎?」他摸著克哉形狀漂亮的耳朵,此刻紅得就像是熟透了的蕃茄一般。「讓所有人知道,我是你的啊……克哉。」
 
克哉喜歡聽御堂的甜言蜜語,即使他不知道裡面有多少是真、多少是假。可是……即使是騙他也好,他也希望聽到御堂一直說、一直說、直接他完全聽不見為止。
 
摀上雙耳,他渴望他的世界裡,只剩下那一抹虛情假意的甜言蜜語而已。


=====================================================

第三回後記:

自創人物出現,這個人物可是非~~~常要的角色(也許吧?)←喂
在以為大概會繼續出現吧…(大概?)
因為我由始至終都覺得,不管什麼時候,克哉從跟御堂一起開始,
就一直希望自己可以跟上御堂的步伐,而不是跟在他身後走,
就等等克御時,眼鏡也希望他跟自己是肩並肩而行,而不是跟在自己身後的想法是一樣的。
所以,我一直很強調所謂的對等關係~XDD
而現在的克哉跟御堂,大概就是失了這樣的平衡了吧?
御堂很想作出補救,所以拼命的像寵愛小孩一樣縱容他,但想不起來的克哉卻努力想要重新取回以前的步伐,因為兩個人在想法上就產生分歧了。
被內疚感掩沒了雙眼的御堂不懂克哉的想法,想拼命追回記憶的克哉也不了解御堂的行為,
這種完全錯開,沒辦法作出溝通的矛盾是最難處理的吧XDDDD
所以,之後的發展,真的是…天知道了= =(你不是作者嗎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