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左耳的哭泣-眩暈(4)

幾天後,一個人待在家裡的克哉接到了太一的電話。

──克哉,要不要到店裡來,我請你吃早餐。太一向他提議。於是克哉在這之後,就來到了太一的咖啡店裡。

最近,自己會一個人出門就只是來太一的咖啡店而已。什麼時候,他變成不是跟御堂一起就懶得出門的人了。其實一開始他也很猶豫要不要應約,因為克哉知道這次他們見面,話題一定會在上次太一提議的那件事上打轉。

「啊、克哉,早啊!」推開了咖啡店的門,以為會在預期內響起的那刺耳風鈴聲竟然消失了,克哉訝異地抬頭,看看木門才發現原來風鈴已經被拆走了,他感到很驚訝。「啊、因為我跟老闆提起過你不喜歡聽到風鈴聲,所以就把它給拆下來了。」

「我不是說了不用特別因為我而拆下來,我又不是常常來店裡。」克哉無奈地苦笑說。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我也不喜歡風鈴聲,早就想拆下來了。」領他坐到座位後,太一又問:「對了,我上次跟你說的事,你考慮成怎樣?」

「你說……來這裡打工的事?」沒想到他劈頭第一句就問了,克哉還沒有想好要怎麼回答他才比較好。

他點了點頭。

「這個……」克哉有點為難地咬著下唇,這是他最近覺得苦惱時的小習慣。「我……還沒考慮清楚。」

「是還沒考慮清楚,還是御堂他反對你來?」似乎早知道不會得到讓自己滿意的答案,太一彆扭地別過了臉,嘟嚷著說。

-把人困在家就叫保護了嗎……克哉好像聽見他這樣自言自語道。

「跟御堂沒關係,是我自己還沒下定決心而已……」相反的,他什麼都沒有跟御堂說。

「算了、反正我也不覺得你會幾天就下得了決定。」太一嘆了口氣,從座位上站起來說:「總之,你給我好好考慮。」

「嗯,我會考慮的。」至少這次應付過去了。克哉在心裡暗付。

「我先去拿早餐啊!」他說著就走進廚房裡,不一會就拿出了熱騰騰的早餐放到克哉面前。「你到底有沒有好好的吃東西啊?怎麼覺得你最近好像又瘦了?」

放得滿滿一桌的豐盛早餐,讓克哉單用看的就覺得飽了。「呃、有是有,但我可吃不了那麼多。」

「這可不行啊!身體已經變差了,還不多吃一點東西來補充體力的話,會變得愈來愈虛弱啊。」

克哉苦笑著說:「太一,我又不是病人,基本上來說我已經康復、沒事了。」

「嗯,我知道是知道,只是看著你這樣我實在看不下去……」太一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搔了搔臉說:「其實、克哉……我一直都很想問你一件事,可是……我覺得我問了,你一定會不高興。」

克哉眨著眼睛看了他一會,會意似的問:「喔、你是想問關於我受傷的事?」

「嗯,就是、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才半年的時間……」太一苦惱地皺起眉頭:「我完全沒辦法想像,我們沒有聯絡的這半年時間,你跟御堂到底發生過什麼事?為什麼、一下子,我就這樣……從你的記憶中被抹殺掉了?」

克哉的苦笑加深:「對不起,太一,把你給忘了,並不是我的本意。」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但我不是想聽你的道歉,忘了我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我想清楚了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太一一臉凝重的看著他。

克哉先是沈默了幾秒,然後嘆了一口氣:「抱歉,太一、關於這件事,我沒辦法告訴你知道。」

「難道,你連自己是怎樣受傷也想不起來嗎?」

克哉搖了搖頭:「……這、是我跟御堂先生之間最不能觸碰的秘密,所以,我不能告訴你知道。」

「果然你受傷,是因為御堂嗎?」所以,御堂才會像保護什麼珍品似的把克哉困在家裡、原來是因為內疚而想贖罪嗎?

「這跟御堂先生無關。」他語氣堅定地道。

「怎麼可能跟他無關?除了他,還有誰可以傷你至此?」太一似是按不住脾氣,略微提高了聲音說。「他讓你受了這種程度的傷啊、克哉,你為什麼還……還可以那麼死心塌地的愛他?他讓你受傷了啊!」

「我說過這跟他無關,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御堂他知道嗎?」太一無視了他的反駁,逕自開口問。

「知道什麼?」

「你受傷的事,是由他引起的。」

「我說過這件事、跟你無關,太一……」克哉直視著他的雙眼,眼神既堅定且毫不退縮。「你所想知道的事,已經超過了我所能告知的底線了。」

他跟御堂之間的這個不能觸碰的秘密,他根本就沒想過要讓它曝光。到了現在,一切已成事實,再去追究他為何會受傷已經毫無意義,也改變不到事實了。

太一沈默下來,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平復著自己的情緒:「那至少你可以告訴我,你是怎樣受傷的吧?」

「怎……樣受傷的……」似是被人用鑰匙打開了禁忌的潘朵拉盒子,記憶在盒子被打開後,排山倒海湧出來,似要把克哉給淹沒。「這一點……」他閉上眼睛,不願重新想起的一幕卻清晰地湧現在他的腦海中……往下墮落、彷彿永無止盡的墮落,最後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場。

那衝擊似的疼痛,直到這一刻,他的身體深處還清楚的記得,那是支離破碎的痛,身體似是被撕裂般的痛。當時他眼中看見的是一片蔚藍色的天空,漸漸地遠離他……那藍得發亮的天空,就像今天的晴空,沒有一點雲,甚至……藍得有點可怕。

最後,駭人的一聲巨響轟入他的左耳,耳鳴聲『嗚嗚嗚嗚------』作響。天空被染成了鮮血般的紅色,可怕的血紅色,瘋狂的血紅色,最終把他吞噬下去。

 

「克、克哉!」太一搖了搖他的手,把他從回憶的深淵中硬生生地扯了回來,他被嚇得整個人抖了一下,額上佈滿了細細的汗水。「你、你沒事吧?」他也慌了手腳,他沒想到克哉會有這樣的反應。

「太……」克哉的雙手顫抖著、掩著自己差點沒在回憶中尖叫起來的嘴巴,深深地呼吸著。只是顫抖從雙手傳遞到全身,完全沒辦法停下來的……可怕的顫慄,靜止不了,那身體明明是自己的,但克哉卻完全沒辦法控制它。「……沒……」

想開口說話,卻發現自己顫抖得連一句完整的說話都沒辦法說完。

「沒關係,克哉,過去了,你不用想起來了……」想伸出手來安撫著他的太一,被他狠狠的推了一把。

「不要碰我!」克哉吶喊道,往後退了一步,跟太一拉開了一段距離。

冷靜、他要冷靜下來……過去了、什麼都過去了,他忘了,什麼都忘了、他跟御堂……已經重新開始了。

對、重新開始了。是御堂說的,他們、要重那時候重新開始……只是,他們的那時候……到底在哪裡?他們應該從哪一個時候、重新開始?想不到、他……想不起來……他晃著發疼的頭,努力想把讓他混亂的記憶驅逐出腦海,只是愈想這樣做,那可怕的記憶就愈是侵蝕著他。

「克哉!」

「我叫你不要碰我!」反抗著太一進一步的接觸,他們旁邊的桌子也因此被自己不小心的推翻了,桌子所有食物都摔倒在地上,發出了刺耳又高亢的聲音。「嗚──」

聲音直接的刺激著克哉的左耳,讓他的頭劇烈地疼痛起來。「好痛……」劇烈的痛楚模糊了克哉眼前的視線,他的雙手摀著雙耳,左邊那聽不見的耳朵,耳鳴聲愈來愈強烈,似是有人拿著針直刺向他的腦袋裡一般。「……好痛、嗚──」

「……可惡!」眼見現在克哉的情況已經不在自己可以控制的情況,他連忙從口袋中拿出手機來,撥下了那一組熟悉的電話號碼。「喂,御堂嗎?我是太一,你現在可以來我的店嗎?克哉他出事了!」



============================================================
第四回後記:

欺負克哉很好玩!(完結)
↑回後記太短了嗎?XDDDDDD
其實某位作者到現在還沒想到克哉為什麼會受傷,
又是因為跟御堂發生了什麼衝突而受傷,
御堂又是怎樣讓他受傷,
所以只好一拖再拖了,繼續用拖字訣!!(嗯!!用力點頭)←被打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