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誕生日[克哉生日賀文]1/1更新完整版

開始年底休假的第五天,十二月三十一日,一年的最後一日。

這一天對不同的人來說,有不同的意義,狂歡的日子,浪漫的日子,瘋狂的日子,而對御堂來說,這一天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因為這一天是那個人的生日。 

從睡夢中醒來,御堂感覺到自己懷中一陣溫暖,稍微動了動被壓得麻痺了的手,卻深怕吵醒了還在沈睡中的那個人,於是御堂只好放棄把手抽回來的這個舉動,看著那頂著一頭柔軟亂髮的主人,踡縮著身體,緊緊靠著自己,就像一隻怕冷的貓咪挨著主人取暖,然後舒服得睡著了似的睡得一臉幸福,御堂就忍不住露出無奈的微笑。

懷中人似是感受到自己已經醒來了,也動了一動身體,可是眼睛還是沒有睜開,御堂以為他要醒來了,但等了一會兒,他卻繼續動也不動地睡著。不過,本來被壓著的手已經鬆開了,所以自己可以順利的坐起來,然後揉著依然感到麻痺的右手,忍不住說了一句:「真是的,到底昨晚是誰說不好意思把我的手當成枕頭的?結果卻就這樣睡了一整晚。」

御堂彎下身,在睡著的人的額上輕吻了一下,然後走下床去,習慣性地走到窗邊想把最近才剛裝上去的窗簾打開,卻又想起現在是假期中,不需要故意把愛賴床的人叫醒,於是就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轉身走到房門前去。

今天、是他的生日呢。一年的最後一天,特別容易記住的一天,御堂回頭,看著床上的人依然睡得沈穩,自言自語地道:「嗯,今天……在家好好慶祝好了。」

他說著,輕開了房門就離開了房間。卻沒看到床上的人,微微地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御堂還記得昨晚本多打了一通電話給他,想找他一起慶祝今天的生日,卻被他在電話前紅著臉拒絕了。御堂在旁邊聽到本多一直投訴這兩年他都不見人影,還被追問是不是交了女朋友什麼的,讓那個臉皮很薄的人瞬間臉紅得像熟透了的蕃茄,直說:「不是這回事,我只是覺得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而且明天很冷我想留在家……」

這彆扭的藉口聽得御堂在旁邊都不禁笑了,卻被對方瞪了一眼,好不容易終於讓本多掛了線,他以撒嬌似的埋怨語氣說:「御堂先生你還笑,我都已經快沒有藉口說下去了。」

這語氣無疑是種誘惑,御堂俯身吻著他因為咬唇而變得紅潤的雙唇,把他吻得意亂神迷了,哼笑著說:「那你明天就直接跟本多那傢伙說,你明天要跟我慶祝如何?」

「這……御堂先生,別開玩笑了。」

「哼,竟然還沒有被吻到理智全失,看來我要再多一點努力才可以了。」御堂的玩笑,讓剛剛才褪去的玫瑰紅再一次攀上那張柔和而美麗的臉上。

「你、故意的?」

「你也是時候讓本多知道我們的事了吧?」御堂說,他的唇還是繼續在對方的頸項間遊走。

「御堂先生,你、不要這樣……嗚-」在他的脖子上輕咬了一口,惹來了身下人的顫抖。「你是故意要留下痕跡讓本多知道的吧?」

「嗯嗯……」御堂笑了,笑他的戀人最近愈來愈聰明了。

「御堂先生……」

「嗯、怎麼了?」這樣的反應,卻惹來了御堂的壞心。

「御堂先生好壞啊。」他忍不住抱怨了。

「嗯……」御堂想了一想,最後忍不住低聲在他耳邊輕道。「沒辦法,我啊……是被你寵壞了。」

他的戀人眨了眨眼睛,似懂非懂地笑了起來說:「那、彼此彼此。」


早上十點,御堂已經梳洗完畢回到房間去。雖然今天不是上班的日子,可是也不能讓還在沈睡的人一直睡下去,畢竟今天天氣那麼好,又是他的生日,所以御堂決定吃過早餐後要跟他一起到附近散步,隨便去買今晚晚餐的材料。

「克哉、克哉,起床了。」御堂輕拍著他的臉,要把人給叫醒。但只見他皺了皺眉頭,卻沒有睜開眼睛,似乎是還沒醒來,但御堂卻知道他的小玩意。「你是醒了吧?克哉。」

忍不住掀起嘴角的人暴露了他已經清醒的事實,他帶著笑意的說:「御堂先生要是用這種方式的話,是叫不醒賴床的人的啊。」

「嗯,那請問佐伯克哉先生,你想用什麼方式來把你叫醒呢?」他伸出修長的手指,在對方的耳背上遊走。「要像王子吻醒睡公主的方式嗎?」

御堂低頭,吻上他那微微往上揚起、彎成漂亮弧度的的嘴唇。身下人像隻被撫摸得舒服的貓咪似的瞇起眼睛,輕笑出聲音來。

「醒來了嗎?」

「醒來了。」他點了點頭,從床上爬起來,御堂才轉身去把窗簾拉開,瞬間陽光灑滿了一室,讓整個房間都明亮起來。「啊,今天天氣很好呢。」

「總覺得每一年的這一天,天氣都特別的好。」御堂笑說。

「今天,我們要做什麼呢?」

「在想今天要做什麼之前,要不要想想先吃什麼好呢?」

擁有漂亮栗色頭髮的主人走下床去,靠近了御堂的身邊,然後把臉埋在他的頸項之間,聞了一下說:「嗯,有咖啡的香味,御堂先生已經煮好早餐了嗎?」
御堂不禁苦笑了起來,這傢伙真的愈來愈了解自己了,他就知道自己會煮好早餐才來叫醒他嗎?「嗯,因為我說過了啊、今天一整天,你都是我的國王啊。」

其實,不止今天,從去年說過這句話開始,這一整年之間,他都寵溺著他的這位戀人,到達連自己都覺得無可救藥的地步。

戀人的心情似乎很好,從醒來到現在笑聲都沒停過。

「所以,我們先吃過早餐,再決定要到哪裡。」御堂看他沒有反對,就這樣決定了。

他點了點頭,卻突然收起了笑臉看著御堂,御堂沒太大留意,轉身去打開衣櫃準備換衣服的時候,卻被戀人用力一把的拉回來,讓他站不住腳的往後退了一步,差點把背後人推倒在地上。

「啊、克哉,很危險啊。」他叫了一聲,看進了對方那雙蔚藍色如今天晴朗天空的眼睛裡,隱含著幾分埋怨,眼睛眨了幾下,似是不懂對方的想法。「怎麼了?」

「御堂先生、」話沒說完,他可愛的戀人的臉頰已經先紅了起來。

「是?」

「御堂先生是不是今天……有什麼話……忘了、忘了要說?」支支吾吾的把話說完後,他的臉已經變得一片異紅。

御堂瞪大了一雙眼睛,終於會意似的笑了起來:「笨蛋克哉……」

「什、嗚──」來不及投訴的話,御堂的熱吻已經先把他的所有埋怨溶化了。「……嗯、御、御堂先生……」

御堂的手把他摟緊了一點,嘴巴靠近他的耳邊說:「生日快樂啊、克哉。」

Happy Birthday、My Dearest.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