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鬼畜眼鏡]宝物

克哉今天在房間裡突然發現床頭櫃上多了一件平日不曾出現,也應該不會在這裡出現的東西。

那是一個淺藍色的正方形盒子,盒子上有白色的小圓點作點綴,盒蓋上綁了淺紫色的蝴蝶結,他從來沒有印象自己有買過這樣的東西,那麼……這盒子會是御堂先生的?

克哉側著頭,凝視著那盒子好一會,然後開步走近那盒子。

御堂先生……會買這樣可愛的盒子嗎?還是說、這麼可愛的盒子,是有什麼人送給他的?是公司的女生嗎?

他拿起那藍色的盒子,一時之間不敢打開它。他晃了晃,沒有傳來任何聲音。盒子是空的?御堂先生放一個空的盒子在這裡,是想做什麼呢?他奇怪地皺了皺眉,正想伸手打開的時候,傳來了開門的聲音,「克哉……」還有御堂叫喚自己的聲音。

克哉慌亂地把盒子放回原處,回頭看著走進房間來的御堂。「呃、御堂先生,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沒有任何表情的轉變,御堂那雙紫色的眼睛甚至沒有看過那藍色盒子一眼,只是注視著克哉笑了。「你在房間做什麼?不是說要到外面吃晚餐嗎?」

「啊、嗯……我正要去換衣服。」克哉點點頭,「那個,御堂先生……」

「怎麼了?」御堂奇怪地看著他,眼中依然當那空盒子如無物。

「就是……那個……」克哉的眼睛瞄了瞄盒子,不知道怎麼開口,御堂只是更疑惑地看著他,似在問『怎麼了?』

最後他還是搖了搖頭說:「沒事,我換好衣服就出門了。」

「嗯,那麼我在外面等你。」說著他就開門離開了房間。

御堂離開後,克哉更是奇怪了,怎麼……御堂好像沒發現那個盒子似的?他再看了盒子一眼後,也只好不在意地往衣櫃走去了。

那一天,距離情人節還剩七天。


幾天後,克哉突然想到了那個淺藍色的盒子的事。他放下手中正看著的雜誌,走回房間中,那藍色盒子依舊像那天一樣被放在同一個位置,似乎完全沒有被觸碰過。克哉走近它拿起來再晃了一晃,這一次,盒子裡傳來了物件被晃動的聲音。

「有東西放在裡面了?」他自言自語地說著,然後小心翼翼地把盒蓋打開,那是……「……巧克力?」

算一算,一共有三顆。而且,是克哉最近很喜歡、某個品牌的酒心巧克力。這個……到底是怎麼回事?知道自己喜歡這品牌的人,應該只有御堂一人而已。那麼盒子裡出現這巧克力,就代表著那是御堂放進去的吧?

可是,御堂什麼都沒跟他說過。他為什麼會突然買巧克力?目的是為了什麼?克哉想破了頭都想不通。

這一天,距離情人節還剩四天。


距離情人節還有三天,淺藍色的盒子中,今天又多了一顆巧克力。

克哉更加肯定那些巧克力是御堂放進去的。可是,御堂裝作沒一回事,在他面前甚至當那盒子不存在。好幾次,克哉都想問起他盒子的事情。

「御堂先生。」

「嗯?」

「是說房間裡那個藍色的盒……──嗚、」話才說到一半,御堂突然俯身過來吻著自己,而且是非常纏綿的一吻,讓克哉幾乎呼吸不了。「御、御堂先生,等等……」

「為什麼?」

「我在問你問題!」

「我在給你答案啊!」優美的唇邊泛起了邪魅的微笑,然後下一個熱吻接緊而來。

「嗚、別……」別扯開話題、可惡!克哉無聲地吶喊著。

只是從一個吻引發開來的連鎖效應當然不是那麼簡單。因此在那之後,克哉連自己要問什麼都忘記得一乾二淨了。於是那一天,克哉一直留意著御堂的一舉一動,想看他什麼時候偷偷把巧克力放進去。

他甚至裝作自己進浴室去洗澡,然後偷偷打開一道細縫偷看房間中御堂的舉動,但只見對方坐在沙發椅上看書,完全沒有靠近那盒子一步。

「……克哉,你洗那麼久沒事吧?」突然,御堂說了這一句,把克哉嚇得連忙關上門,心跳得很快,像做了什麼虛心事。

「我……我只是想多泡一下而已,我快好了。」這樣喊著,克哉飛也似的走進去洗澡。

距離情人節還有二天。克哉一覺醒來,趁著御堂在梳洗,他連忙把盒子打開一看,結果,發現巧克力已經增加至五顆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克哉已經覺得自己如墜五里霧之中,迷惑不已了。

情人節當天。淺藍色的盒子中已經被放滿了克哉最喜歡的酒心巧克力,一共六顆,但同一時間,克哉心裡的迷茫就更大了。如果這是情人節巧克力的話,從他發現盒子到今天,一天一顆,應該有七顆才對,但是直到今天,第七顆巧克力卻沒有如往常般出現在這盒子裡。

晚上回到家,克哉終於忍不住拉著御堂說:「御堂先生,我有話要跟你說。」

御堂奇怪的看著他,「你不要再給我扯開話題了。」

「是、是,那是什麼事?」

御堂想走近他,卻被機靈的克哉退後避開了:「在我說完之前,也不准親我!」

「好。」他忍不住笑了,聳了聳肩:「你是想問……那個藍色盒子的事嗎?」

「呃……」克哉沒想到他直接切入話題,有點接不下去,只能點了點頭。「嗯,就是那個盒子。」

他把盒子拿在手上,捧起來看。「這個……是你準備的吧?」

「對啊。」他直認不諱。

「裡面的巧克力也是你買的?」他也點頭了。

「為了什麼?」

「它是我準備用來送給你的情人節巧克力啊。」御堂大方地說明了這是怎麼一回事,「你最近不是很喜歡這品牌的巧克力嗎?所以我就買來送給你吃啊。」

「就……就是這樣一回事?」克哉有點驚訝的瞪大那雙藍寶石般的眼睛。

「嗯,一天一顆的放進去,感覺有沒有很特別?」御堂笑著看他。「而且,不只是你,我也想讓你知道……我的心意,還有,你對我所存在的意義。」

「御堂先生……」克哉沒想到他會突然對自己告白,臉龐都染成絢麗的玫瑰紅色了。

「情人節快樂,克哉……」御堂的氣息靠近自己溫暖的身體,瞬間,他覺得被御堂滿滿地包圍住了。「那麼,現在……可以親了嗎?」

「欸?御、御堂先生……」話沒說完,御堂低頭輕輕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不,等一下!」

卻被克哉煞風景地喊住了。「克哉,這……很不浪漫耶。」

「呃、這個……」這句平常總在自己口中,埋怨御堂的“名言”,現在竟然反過來被埋怨自己了。「不,我只是搞不懂啊!」

「搞不懂什麼?」

「既然是一天一顆,那麼……今天是情人節,那今天的巧克力呢?」

「啊,今天的份,我早就放進盒子裡了。」御堂神秘地笑說,眼神中帶著一份狡猾。

「沒有,我都算過了,明明只有六顆啊!」克哉一臉孩子氣的表情,打開淺藍色的盒子,把巧克力一顆又一顆的拿出來,真的就只有六顆。

「我的克哉啊、現在都變得那麼會計較這種事情了。」御堂的笑意似是快要溢出來般,反映出他的心情大好。

「這……只是好奇問問而已。」克哉臉紅地低下頭去,為了掩飾尷尬,他連忙把巧克力一顆顆的塞回盒子裡。

「最後一顆的巧克力啊,我一開始什麼都還沒進去盒子裡面時,就已經先裝進去了。」

「欸?」巧克力還沒放進去時,就已經在裡面了?克哉疑惑地側著頭。「可是,當時裡面什麼都沒有啊。」

「有啊。」御堂伸手接過盒子,把其中一顆巧克力拿起來,拆開包裝紙,把它放進克哉的嘴巴中。

不會吧……又把什麼東西塞進巧克力裡面了嗎?克哉眨著眼睛,但御堂什麼都再多說,俯身就吻著自己。巧克力溶化了表面,裡面的酒心緩緩地溶入口腔,酒心的微苦再加上巧克力的甜膩,讓這一吻顯得苦中帶甜。

「嗚……」

「有時候,東西可能不是藏在盒子裡面啊。」御堂的雙唇離開後輕聲地說,然後把盒子的蓋子反過來,什麼東西閃爍著一下亮光。

克哉低頭,看到蓋子的裡面好像藏了什麼東西。

「啊?」他看清楚那是什麼之後驚呼了起來,這是……?「袖口的鈕釦?」

深沈藍色的袖口鈕釦,中間鑲嵌著一顆小小的,耀眼的藍寶石,顯得高尚而不失優雅。這一對袖口鈕釦,此刻被克哉握在手中。「御堂先生,這是送我的……?」

他點點頭:「嗯,這──就是最後一顆巧克力了,克哉。」

「可是,這太貴重了……我、」

「不,對我來說,世界上任何的一切都不比你貴重,所以……你值得這份禮物的,克哉。」御堂修長的指尖,輕撫上克哉柔順的髮端,感受著他的溫暖,讓他不禁著迷。「這不算什麼貴重的東西,因為……」

克哉聽著他說的話,看進御堂魔魅般的紫眼睛中,笑了。

──因為,你最珍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