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建築偵探同人]無題

他花了兩個小時做好了眼前這個蛋糕,看著眼前這個蛋糕,他突然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其實他並沒有想去做蛋糕,只是在家閒來無事溜進了廚房,打開冰箱看到了做蛋糕所需要的材料,剛好家裡又有一個烤箱,一切一切的剛好跟巧合,就這樣讓他完成了眼前這個蛋糕。
 
蛋糕比他自己想像中的還要來得美觀,他當然沒有特別去學過做什麼料理,只是那個男人說也許在他身上唯一的優點就是專注,所以在專注之下所得出來的結果竟然出乎意料的好。
 
 
「你不是做不到或做不好,如果你想做的話,你一定可以完美地完成每一件事,以前解決任何一起事件時,不都是這樣的嗎?」
 
他突然想起了,熊先生曾經跟自己說過這樣的一番說話。
 
當時的自己聽到眼前熊先生說出這番說話,不滿地蹙了一下眉頭:「我並沒有刻意要去解決那些事。」
 
「你是無心,不過卻專注,那是你唯一的優點。所以你做得很好。」男人的表情很愉悅,差一點他就以為對方要伸出手來摸摸他的頭稱讚他一句『乖小孩』了。
 
「我不需要你像稱讚小孩子一樣稱讚我。」他別過臉去,而且一臉不高興。
 
「適當地給予糖果,再配合鞭子,可以激發你所不知道的潛能喔。」熊先生笑了,他咧嘴一笑,反而像個人類,應該說…因為沒有熊懂得笑吧。
 
「誰告訴你這種荒謬的言論的。」感覺有點被耍了,他反而轉過頭來盯著男人看。
 
「神代教授說的,不過他說這一招只限定在你身上喔。」深春笑著回答。「同樣地,我覺得你也可以讓自己過得比現在快樂。」
 
眼神彷彿可以把人給刺穿似的,他的眼神因此而變得銳利。「我並沒有過得不快樂。」
 
「嗯,但老是緊皺眉頭就是了。」深春伸手,撥開他眼前的瀏海,看進了他的眼睛裡,那雙眼睛裡此刻有著一如往常的光采。「京介你啊、有沒有快樂的表情?」
 
他怔了一下,下一瞬間甩開了對方的手,但沈默著,答不出一個答案來。
 
「答不出來?那要不然,笑一個?」
 
「為了什麼?任何人都不可能無故笑起來的吧?」
 
「嗯……」深春沈思了下來,不自覺地用手托著頭。「不為什麼,因為得快樂時且快樂。」
 
「我不懂。」他搖搖頭。
 
「就是叫你要對自己,對別人都坦率一點。蒼常說如果你快樂地笑起來的話,表情一定很棒喔。」
 
「有事沒事先對人笑,是要我學你嗎?」
 
「欸?」深春一下子沒會意過來,好一會才埋怨似的喊道:「我才沒有,而且我這叫親切。」
 
「我不需要一隻熊的親切問候,搞不好別人是這樣想的喔?」說著壞心的說話,看到眼前男人有點困擾的表情讓他不自覺地扯起了笑意。
 
 
回想的瞬間,他沒有意識地用修長的手指往蛋糕上一抹,指尖上抹上了一點的白,放進嘴巴裡的味道,慢慢自口腔裡擴散的是像蜜糖一般的甜。
 
跟回憶中的自己相似的,是那不自覺彎成了新月般的淺淺笑意。
 
 
「那好吧、你說要怎樣才可以露出快樂的表情?」因為剛剛小小的報復讓京介心情變好了,就儘管聽聽熊先生有什麼高見好了。
 
「嗯。」熊先生想了一下。「比如說……回想快樂的事情。」
 
「這很難。」
 
「有必要毫不猶豫就回答嗎?」
 
他盯著深春看,嘆了一口氣說:「下一個方法。」他開始有點後悔,照著深熊先生走這回事看來是錯的,他應該要像往常一樣,瞬間結束話題才對。
 
「那就做你想做的事好了,會讓你快樂的事。」
 
「喔。」
 
「嗯,比如說,你今天有想到什麼地方去嗎?」
 
「沒有。」
 
「京介!」
 
「真的沒有嘛,你不是說自己想做的事嗎?」答案還被嫌棄了,熊先生的要求真高。
 
「好、好,那接下來,留在家裡的話你想做什麼?會讓你快樂的事喔。」
 
「看書。」
 
「很好、很好,那看完書之後呢?」
 
「睡覺。」
 
「欸?那打掃呢?」熊先生一臉驚訝地看著他,似乎沒想到會出現這答案。
 
「喔、那不是你做的事嗎?那是會讓你快樂的事我不敢跟你搶喔。」京介的笑意變得更加深邃了,他突然意會到了,會讓自己快樂的事不就在眼前了嗎?熊先生啊……
 
「如果你願意一起分擔,我會更快樂。」
 
「深春,我說……如果我現在想做一件事會讓自己變得快樂的話,我是不是應該立刻去做?」轉移話題是他的強項,所以他腦筋一轉,就把話題扯到別處去了。
 
「當然,難得你主動這樣說了,那就當然要去做。」似是要鼓勵他似的,熊先生以一張期待非常的表情看著他。「你想要做什麼?」
 
「那我現在要做了,你準備好了嗎?」
 
深春有點意想不到地回答:「是跟我有關的嗎?難不成你終於願意幫忙打掃了?」
 
「這個話題在三十秒前已經結束了,好嗎?」他這樣說著,笑容中有不容反駁的氣勢。
 
「咳、咳。好吧!」熊先生深呼吸了一口氣,認真地坐正了身子。「我準備好了,來吧!」
 
「深春……」他連問都不問一下,就不怕自己要動手揍他嗎?笑了一下,眼睛看著對方。
 
「嗯嗯。」蹙了一下眉,京介是想要做什麼?
 
「我喜歡你。」
 
「嗯嗯、原來如此、欸、咦?什、什麼!?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
 
「嗯,做完了、我現在很快樂。」
 
「不不不是啦,等一下,剛剛那是怎麼回事?」
 
「讓我很快樂的事啊,我做了。」
 
「可是、這個……」
 
熊先生話還沒說完,他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說:「好了、我要出門了。」
 
「欸!!!你剛剛不是說今天不出門嗎?」
 
「要做自己想做,又讓自己快樂的事,不是深春你說的嗎?」
 
「是、是這樣沒錯……」
 
揮了揮手,他轉身背著深春離開了客廳。
 
「京、京介!」
 
誰都沒看到他笑逐顏開。
 
甚至連他自己都沒發現。
 
 
玄關傳來了鑰匙開鎖的聲音,讓京介回過神來。
 
「我回來了。」傳來深春低沈的聲音,然後是客廳的燈被點亮了。「京介?」似乎是沒聽到自己的回應,所以他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我在廚房。」應了一聲,他還是動也不動地站在廚房中,疑惑地看著眼前的蛋糕。
 
「你在廚房做什麼?」深春奇怪地走進來,看著他的背影。
 
「我做了一個蛋糕。」最後他決定放棄回想蛋糕變成現在這模樣的原因。
 
「欸?你做蛋糕?」熊先生驚訝地看著他。
 
他點了點頭,抱蛋糕捧在手上轉身給對方看,深春看到後愕然了一下。「為什麼?」
 
京介聳聳肩:「不自覺地就做了,那給你吃。」
 
他把蛋糕塞到深春的手中後,像是完成了什麼重要的儀式之後,一臉輕鬆地離開廚房走回客廳。
 
「深春,你可要吃完喔。」臨走前不忘交待最重要的事。
 
「不,京介、我問的為什麼不是這個。」他捧著蛋糕跟在京介的後頭,急急地說。
 
「不然呢?」
 
「我是想問……為什麼這蛋糕那麼不完整,每個地方都有被吃過的痕跡?」而且,全是被手指挑出的痕跡。
 
「嗯,我吃的。」他剛剛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在回想著那次的事時,手指一直挑著蛋糕來吃。
 
「那、你為什麼不好好地吃?」深春有點哭笑不得地問。「把蛋糕弄得滿目瘡痍的。」
 
京介沒有回答,只是給了他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讓深春突地心跳快了一拍。
 
「不會吧……」深春移開了眼光,喃喃自語地捧著蛋糕走向餐桌,似乎是想到什麼不得了的事,讓他不敢再直視眼前這個美麗的男人。
 
「要吃完喔。」京介在他背後,再提醒他一次。
 
深春回過頭來看他,然後重重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那一次的事件,理所當然的就如之前的事一樣被當作沒發生過,兩個人繼續維持著一成不變的關係,但其實在這當中,有某些東西正悄悄地被改變。
 
在深春、跟自己之間。
 
悄悄地改變著。
 
不知道熊先生有沒有發現、這樣子細微的改變。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