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2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建築偵探同人]雨傘

突然,雨就這樣下了起來。
 
起初只是微微細雨,但沒有五分鐘,雨勢已經有轉大的跡象,他急步走進了離他最近的那家咖啡店避雨。
 
稍為用力的推開那玻璃門,傳來了清脆的風鈴聲,室內傳來的涼氣讓他不禁顫抖了一下身子。
 
咖啡店的客人不多,只有兩桌客人。他隨便挑了一個靠窗的雙人位置坐下,年紀看起來不足二十歲的侍應女生體貼地為他遞上了乾淨的毛巾,微笑著示意他可以用它擦掉身上的雨水。
 
他點了點頭接過毛巾,低聲說了一句:「謝謝。」然後順道點了一點咖啡。「啊、我要黑咖啡。」兩秒後,他叫著準備離開的侍應生,更正了他的決定。
 
「好的,請稍候。」
 
竟然會突然下起雨來,他皺了皺眉頭後嘆了口氣,本來只是準備到圖書館跑一趟後就回家了,現在被困在這裡,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時候才可以離開。看著窗外的雨勢愈來愈大,他愈發有種無奈的感覺。
出門前,深春有叫自己要帶雨傘,不過想也知道他是不可能會帶著這麼麻煩的東西到處走而拒絕了。
 
「如果真的下大雨被困在什麼地方,我可不會來接你啊。」深春還這樣威脅他說。
 
「放心好了,我會在這之前趕回來的。」他自信滿滿地說。
 
現在可好了,出門時的自信到底都跑哪去了。
 
侍應生送上了香氣四溢的黑咖啡,說了句「請慢用」就退開了,他擦乾了身上的雨水,開始盤算著到底要不要向深春求救。他是很想在這裡等雨停,但是看天色黑得像墨汁,他不覺得這場雨會在一時半刻停下來。
 
只是,他翻出那外型簡單的手機……然後、咬了咬唇。
 
通常很少事情會影響到京介的決定,他做事通常很果斷,喜歡就做不喜歡就拒絕,不過如果事情是扯上深春的話……說得實在一點,栗山深春是他唯一果斷不起來的人物。
 
好像對著他就一切都變得沒徹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在他面前自己好像快要變得不像他自己了。
 
這樣的轉變讓他覺得可怕。本來,一切都不應該是這樣的。只是他忘了,人不是動物,人與人在一起,難免就會互相影響。先不管深春被自己影響了多少,他跟十年前的自己,已經非常不一樣了,至少,比他想像中的那個自己,變得更多。
 
他喝了一口熱騰騰的咖啡,時間又過了五分鐘,還是下不了決定。「算了。」他自言自語地說。然後背一靠就陷進了那柔軟的沙發中。這時候電話在自己口袋中無聲地震動了起來,也許是知道了他的猶豫不決,深春反過來主動打電話給自己了。
 
「……」他接起來,卻沒有開口說話。
 
「你還要硬撐到什麼時候?笨蛋。」深春劈頭一句就這樣問自己。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裝傻裝到底,跟著深春,有時候他得把自己裝得笨一點。
 
「下大雨,你沒雨傘是準備不回家了嗎?」電話中另一邊的人沒好氣地說。
 
「我在等雨停啊。」
 
「那如果雨不停呢?」
 
「怎麼可能會不停?」他反問電話中的那個人。
 
「好了吧,現在是我希望來接你,告訴我你在哪裡吧?」深春不想跟他在這個黑上爭執下去,所以首先停止了他們的鬥嘴。而京介知道,現在對方是在給自己下台階,如果再拒絕的話,那麼自己可能真的會被困到天黑。
 
「先說明,我可沒有叫你來接我。」
 
「我知道、我知道了。」
 
「我在……」
 
 
十五分鐘後,深春出現在同一家咖啡店中,京介已經喝完一杯黑咖啡了。雨還是一樣的大,所以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熊先生,半身都濕透了。
 
「就叫你出門帶雨傘了吧?就是不聽。」甫坐下第一句就是這樣埋怨。
 
看到深春的模樣,京介反而笑了。
 
「我沒想到熊先生最近進化了,當了個那麼準確的天氣先生。」
 
「那樣的天氣,鬼也看得出會下大雨好嗎?」深春有點氣憤的指著窗外天色說,不過當眼光接觸到京介的笑容時,他卻再也氣不起來了。「算了,反正我也不能扔下你不管。」
 
「說的也是。」京介還是不知悔改地回答道。
 
「京介,你啊……」深春還想說什麼,但最終搖了搖頭說:「真是的,算了,跟你說什麼也是白說。」
 
其實,深春覺得這樣被京介依賴著好像也不錯,當然,他怎樣也不會告訴京介知道他這想法。「怎麼樣,要走了嗎?」
 
京介搖了搖頭,把他剛才擦乾身體的毛巾遞給他說:「擦乾身體,喝一杯再走吧。」
 
深春盯著他看了一會說:「可以,你請客啊!」
 
他點了點頭,深春就毫不客氣地坐了下來,伸手把屬於京介的雨傘遞給他,無言地,京介也伸手去按住,在這之中,指尖與指尖之間有了兩秒的觸碰,京介溫熱的指尖,觸摸到了對面男人的微涼,讓他有種不實在的感覺。
 
下一秒指尖的分開,但殘留著的觸感,還切實地在京介的指尖中徘徊不散。
 
 
幾個月後,一次的下雨,京介不小心把這把雨傘遺忘了在什麼地方。
因為雨停了,他很自然地就把雨傘給忘了。
只是一把雨傘而已,深春沒有多作留意,連他到底最後有沒有找回來也不知道。
 
然後,再過了一些時間,京介像雨傘一樣,消失在雨天之中了。
 
很久以後的某一天,深春經過同一家咖啡店,心血來潮推門走進店裡想喝一杯咖啡。那天也是下著跟那天一樣的滂沱大雨。他把雨傘放在雨傘架時,眼尖的看到了京介那次遺失了的那一把雨傘,剎那間他的心跳加速,連忙環視著四周,他猜想京介可能也在這咖啡店中。
 
只是疏落的客人讓他這個想法未能兌現,京介並沒有在這咖啡店中出現。不同於那下大雨的那一次,那一次,京介笑著在他面前出現。那一次,他等著自己來接他回家。
 
他叫著了侍應生,深春記得她就是上次的那個女生,因為在那之後,深春打翻了自己手上的咖啡,就是這個女生來幫忙自己清潔的。於是他問她知不知道這雨傘是什麼人留下來的。
 
「嗯,是上次跟你一起離開的客人留下來的喔。」女生笑著回答。
 
「妳……怎麼會記得?」
 
女生用一張理所當然的笑容看著他,深春不用她回答也知道,如果有看過京介的長相,很難不對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因為他點了好多杯黑咖啡,似乎在等人,我還以為他在等你來呢。」
 
在等他?深春的表情變得緊張了。
 
「那……他什麼時候來過?」
 
「大約一個小時前,在還沒下大雨之前,他就結帳離開了,離開時還忘了這把雨傘。」女生指了指雨傘。「既然如此,那麼請你把雨傘還給那位客人吧。現在下大雨,搞不好,他又在什麼地方等著你去接他呢。」
 
侍應生的笑容變得深邃,但深春的笑容卻愈來愈難看。
 
對啊、他現在又因為大雨,被困了在什麼地方呢?那個孤獨、而又美麗的人……
 
深春的目光,穿透了窗外那一場迷濛的大雨,飄到不知名的遠方去。


=========================
最近寫的建偵文都是這個調調實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XDDDDDDDDDDDD
昨晚聽著孫燕姿的雨天,聽到那兩句「除了你給的傘 我再也沒有用
別的藉口 去擁有你的什麼」,突然很有感觸,於是就把那種感覺寫下來了。
寫出來大概就成了這種調子。
希望這會是一篇舒服的、讓人看完之後會有那麼一點點感動的文章。←並沒有XD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