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舊文新發]牛奶惹的禍

林雨學,大學二年生,長得一臉好看,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烏黑發亮,嘴角總是含著一抹微笑,當笑容愈發深邃,表情就愈發迷人,引得一班女生,尖叫聲連連。

然而他生平最怕的一樣東西,卻是牛奶。

正確一點來說,他討厭牛奶,從小就討厭,因為他天生對牛奶過敏,只要自己喝了有「奶」這成份的所有東西,不出五分鐘都一定拉肚子拉得雙腳發軟,而且胃痛難忍,因此,冰淇淋與他無緣,他也不喝奶茶,連咖啡都是不加奶,鮮奶,要他喝倒不如讓他去撞牆比較痛快。

大一入學那年,由於大學離家實在太遠的關係,再加上學校男生宿舍的環境不錯,一個房間只睡兩個人,不太擠逼,讓自小是受盡寵愛的林雨學覺得滿意了,他父母就決定讓他入住宿舍,以方便上下課。

那年跟他同房的男同學,叫蔡羽侑,是個高大的男生,一身健康的膚色,笑起來大大的兩隻虎牙,比起已經170的自己還要高,是籃球隊的隊員。

大一那年問他:「你多高啊?」

「178。」他笑著這樣回答。

然而到了大二的時候,有一天,他興高采烈的跑回房間,跟林雨學說:「雨學!我跟你說啊,今天我度長高,我又高了2cm,已經180了!」

已經唸書唸到煩躁的林雨學,一個枕頭就毫不留情的往他臉上扔,可惡,想他從高三之後,就沒再長高過了,170在他身邊看起來,一點也不高佻。

他們同房已經兩年了,林雨學也就喜歡了他快兩年了,自己會喜歡上這個傢伙,連自己都覺得驚訝,可是每次當他像個小孩子一樣,笑得眼睛都瞇得像新月一般時,他就覺得自己很喜歡這樣天真的笑容。

蔡羽侑每個條件都很好,可是唯獨有一件事,雖然到了今時今日,他從沒開口要求他停止過,但自己還是沒辦法接受得了。

就是這傢伙每天早上起來,都要喝滿滿的一杯牛奶。

想當初,林雨學那天早上起床時,看到放於兩張床的中央的床頭櫃上放了一杯牛奶時,嚇得他以為自己做惡夢了。

「這、牛奶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林雨學死命的盯著那杯發白的牛奶,彷彿面前的是什麼妖魔鬼怪。

他討厭牛奶是出了名的,所以同學都不會在他面前喝牛奶,因此更不會有人「熱心」得在他起床時送上牛奶給他。

「啊、是我的!」剛從浴室出來的蔡羽侑,聽到了林雨學的說話後,笑著回答道,然後一口氣把那杯牛奶喝光光。

當下,林雨學的胃痛了起來,而且還痛了一整天。

自此,蔡羽侑就每天早上都一定會喝上一杯牛奶,直到現在。



那天,二人下午都沒課,這一天,蔡羽侑通常也不會去打球,只會留在房間陪林雨學唸書。

於是二人並肩坐在一起,蔡羽侑說是唸書,卻是一直找林雨學聊天,他也沒有真的厭煩,也就有一句沒一句的回答著,閒聊之中,說起來為什麼林雨學對牛奶會有過敏反應一事。

「我也不知道,我媽說,小時候我都有喝奶粉啊,但到了我有記憶的時候,我就對牛奶過敏了。」林雨學這樣回答。

「我覺得,你老是這樣是因為你對牛奶不適應。」蔡羽侑想了想,這樣回答道。

「不適應?」林雨學瞇起那對明亮的雙眼,看著他。

「對啊,因為你一直不去接觸他,再加上你一開始認定牛奶會對你不好,讓你身體不舒服,久而久之,你的身體就會愈抗拒它了。」說得有模有樣的,林雨學不禁微微一笑。

「真的?你不相信嗎?」蔡羽侑看他不說話,又開口說。

「又沒有科學根據,你隨便說說,我就要相信啊?」收起了微笑,他別過了臉,埋首書中不看他。

「不相信,好,那我們來作個實驗。」從他的身邊站起來,蔡羽侑轉身走近冰箱,拿了一瓶牛奶出來。

林雨學一看,嚇了一跳,他想做什麼?

「放心放心,不是要你喝光光,第一次,我們先喝一點,讓你的身體慢慢適應了,份量再慢慢增加,如果到最後,你不再拉肚子的話,就證明我的理論是真的。」他打開了瓶子,倒了大概四分之一杯的牛奶在玻璃杯中,然後遞給林雨學。

林雨學臉都白了,他搖了搖頭說:「我不要!」他為什麼要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來證明他的理論是對是錯?

「雨學,試試看嘛!」蔡羽侑突然對他撒嬌似的搖了搖玻璃杯,發白的牛奶搖晃著,林雨學的胃又開始痛了。

但看到蔡羽侑的一臉認真的模樣,他實在不忍心拒絕他,心想這小小一杯,大概拉個一,二次就好了,於是接過了手,大口大口的喝下去……

有夠難喝的!一點也不甜,害他想吐。




痛!!!痛得他整個胃都好像要燒起來一般的痛。

當二十分鐘內,他第五次進出廁所,臉色一次比一次蒼白,直到那抿優美的嘴唇都毫無血色之時,他就後悔得想撞牆去了。

見鬼的他剛剛一定是瞎了眼才會答應喝那鬼東西!!

「雨學,你還好吧?」蔡羽侑這樣一來也急了,連忙上前扶著他到床邊坐著。

「……」想開口就罵他個狗血淋頭,可是梯剛提氣,胃又像絞在一起似的痛得他冷汗直冒,他張了口,卻只說了句:「胃好痛……好痛……」

「我們去保健室吧!」不得了,蔡羽侑也管不了那麼多,把林雨學整個人抱起來,就往保健室衝去。



「你給他喝了什麼?」保健室醫生邊替林雨學檢查,邊問蔡羽侑。

「牛奶,不過他對牛奶有過敏,一喝就會拉肚子。」

「那明知道會過敏,還喝?」醫生倒是奇怪。

「這……」怎好意思說是自己逼他喝的呢?一時之間,蔡羽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正在專心看書,一時沒留意……不知道……那杯是牛奶……」雖然痛得很,但林雨學還是替他說了話。

「好了,出去外面等吧!我要替他打針止痛,一會就沒事了,不過回去還是要吃藥啊。」

「是,好的。」




林雨學睡著了,蔡羽侑呆呆的坐在床邊看著他。

剛剛痛了那麼久,讓林雨學已經沒力氣再跟他爭辯什麼,回到房間,他不用一會就睡著了。

伸手撫上他蒼白但仍然俊朗的臉龐,蔡羽侑嘆了口氣。

然後捉起他外露在被子外的手,輕輕的吻了他手背一下,低聲說了句:「對不起!」



林雨學早就醒來了,他在剛剛蔡羽侑撫摸他的臉孔時,他就被吵醒了。

所以,他清楚聽到了那句對不起,和那一下手背上的輕吻。

他的嘴角,掀起了一點的微笑。



那天之後,蔡羽侑就沒再在他面前喝牛奶了。起初他只是以為蔡羽侑怕自己看到牛奶胃痛又會發作所以才停了幾天,可是一個月已經過去了,那傢伙卻真的碰也不再碰牛奶了。

有一次蔡羽侑去上課時,林雨學打開冰箱一看,卻發現以前總會出現在冰箱中的牛奶,已經完全不見
蹤影了。

他不解,卻沒開口問。

慢慢的,他卻發現,房間少了一陣香氣,於是他問了蔡羽侑:「房間的香精用完了嗎?那就換新的吧?」

「香精?房間從來沒有放香精,你想太多了。」蔡羽侑笑了笑,回答道。

沒有香精,那以前那香氣,到底是什麼味道?

「啊,應該是奶香味吧!」蔡羽侑看了他一眼,然後再緩緩的說。

奶香味,那股香氣,竟然是他最討厭的奶香味……突然,他有點懷念起那股令他覺得溫柔的奶香味。

於是他索性順著情況問下去:「侑你為什麼突然不喝牛奶了?」

「啊?」蔡羽侑停下玩弄手中的籃球,看著眼前一臉好看的男生。

「為什麼?」

「我-又不是真的那麼喜歡喝牛奶!」他搔了搔臉,靦腆的回答道。

「啊?」這回,換他看著他了。「那你過去一年為什麼每天都喝一杯。」

……臉紅了,那個身高180的傢伙,他臉突然紅了起來。

「不這樣做,怎讓你一開始就留意著我。」

「什麼?」

「我早知道你討厭牛奶,所以故意這樣做來引起你注意……讓你,看到我。」蔡羽侑說著,偷看了林雨學一眼。

林雨學只是瞇起了雙眼,細細地在想著他的說話。

「我是時候去練球了。」見林雨學不說話,以為他並不了解自己的說話,嘆了口氣,拿著籃球就離開了房間。

關上了房門,但他並沒有回頭來看林雨學現在的表情。

燦爛的笑意,全映在他的臉上。




第二天下午,下課後,林雨學去便利商店買了一瓶牛奶。

大搖大擺的拿在手中走回宿舍的路上,碰面的同學無一不被他的行為給嚇壞了-世界上最討厭牛奶的人,現在竟然拿著牛奶在手上,而且表情是愉悅的。



「侑!」回到房間,林雨學開口喚了室友一聲。

「在!」正在上網的室友,沒回頭只應了他一句。

「來,給你!」他走到他身邊,二話不說,把牛奶放在他的桌上。

「牛奶?」蔡羽侑看看牛奶,又看看他。「你、你去買牛奶了?」

林雨學忍不住的笑出了聲音來:「你已經是第十八個說同樣的說話的人了。」

「這是當然的啊……」他看得入迷了,林雨學的笑靨比天上的星星還要閃耀。「你買牛奶做什麼?」

「給你喝!」林雨學以眼神示意叫他打開。「快喝啊!」

「喔!」雖然奇怪的他舉動,但蔡羽侑還是照他說話打開了牛奶,剎那間,牛奶的香氣微微滲出,林雨學滿意的笑了。

「好了,喝完了!」沿著奶瓶一口接一口把牛奶喝完的蔡羽侑,上唇邊還沾著一說白色的牛奶痕跡。

林雨學突然彎下了身,在他那滿是牛奶痕跡的唇上,深深烙下了一個吻……


「嗯,甜的。」好一會,當雙唇終於分開了之後,林雨學這樣說了一句。

「雨學……?」被嚇得不知所措的蔡羽侑,只能瞪大雙眼看著他。

「笨蛋!」林雨學臉一紅,垂下了眼簾不看他。



我喜歡你。

啊!

你呢?

我也喜歡你啊!

啊!

你啊什麼啦?

學你的。林雨學朝他做了個鬼臉,然後人就被撲倒在床上去了……


愛情,都是牛奶惹的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