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 512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Love Truth五年慶文-稱號

推門走進店舖裝潢簡單,光線明亮的咖啡廳,門上傳來了清脆的風鈴聲。
 
「歡迎光臨。」店內的店長對著走進來的客人微微一笑。
 
下午三點以後,是咖啡廳下午茶開始、客人最多的時候,而這時候來店的客人,大多是接小孩下課的媽媽們。
 
「店長。」一位長得有點小胖,卷著小曲線的媽媽走到櫃台前,有點妞妮的叫了站在付款處的店長。
 
蔣嚴的笑意微微加深,看著眼前的媽媽說:「張媽,妳好。」然後他的眼光轉向了跟張媽一起來的另外四位媽媽,她們都一起看著他這個方向,眼神莫名地充滿了好奇心。
 
蔣嚴的內心隱隱感覺到眼前這情況-有點麻煩。但他的微笑還是沒有消息。「我有什麼可以幫到妳?」
 
「店長,其實是這樣的……」張媽假咳了一聲,然後瞄了瞄蔣嚴的左手無名指。「我們其實都很好奇,店長結婚都快三年了吧?」
 
果然!蔣嚴的心裡喊了這麼一句。
 
「可是,怎麼一直沒見過店長的太太在這裡出現啊?害我們這一班媽媽們都很好奇,到底是怎麼樣的女兒家,可以得到店長你的青睞。」
 
「這……其實他就是一個普通人而已。」蔣嚴知道媽媽們都是出於關心自己而已,所以他並沒有覺得很困擾或是憤怒。
 
只不過,不能很大方很公開他的太太,只不過是因為他的『太太』,不是一個女生就是了。
 
「這一句是陳媽問的,我負責來轉達而已。」只是張媽對這答案不是很滿意,似乎她今天非要得到各位媽媽們都覺得滿意的答案為止。「店長長得那麼清秀了,那店長太太應該也長得很可愛吧?」
 
蔣嚴笑而不答,從一開始媽媽們發現他手上多了一隻結婚戒指之後,這兩年多來,她們都是從簡竹凡那邊下手的,可能是最近她們覺得從簡竹凡那麼已經套不到什麼好消息了,所以大著膽子直接來問當事人了。
 
「店長,怎麼樣?」
 
「嗯,在我眼中,的確是很可愛沒錯。不過可愛跟不可愛這回事,真的是見仁見智,也許有人會覺得他很討厭也說不定。」蔣嚴回答,但帶笑的眼神已經望向了剛推門走進來,準備上班的簡竹凡身上。
 
簡竹凡愕然了一下,才剛推門他什麼都沒有做,就接收到他們家店長那充滿笑意的眼神是怎麼一回事?然後他再看著櫃台前的張媽,立即他就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了,原來店長這不是關愛的眼神,而是求救的眼神。
 
「怎麼可能?店長喜歡上的女生,一定是非常可愛,很討人喜歡的女孩子吧?」張媽幾乎已經把蔣嚴迫得無所適從了。
 
「這……」
 
「張媽!」簡竹凡連忙跑上前去,拉了拉張媽的手。「妳這樣會打擾其他客人的喔。」
 
張媽回頭一看是簡竹凡,說:「不怕不怕、現在又沒客人點餐。」
「可是張媽,店長可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的啊!」簡竹凡笑著看向蔣嚴,示意他趕快離開他們的視線範圍之內。
 
「對啊,張媽,我得去忙了。」蔣嚴笑著說。
 
「我只是好奇店長的太太是一個怎麼樣的女生而已,你知道我們都已經認識店長那麼久了,想關心他一下……」
 
「張媽,我知道你跟其他媽媽都很關心我們家店長……」
 
就在他們三人糾纏不清的時候,又有人推門走進咖啡廳了,蔣嚴轉頭一看,神色明顯變了一下。
 
這個時候,江澄怎麼會拉著江寧寧到咖啡廳來了?
 
只見江澄的臉色有點沈,莫非他聽見了剛才他們那幾句的對話了?只見江寧寧安撫似地拍了拍江澄的手,示意他站著別動,她自己就走上前,然後一把抱著蔣嚴,把他給嚇了一跳。
 
「小寧!」蔣嚴叫了她一聲,她朝他微微一笑,然後喊了他一聲。
 
「怎麼了?老公。」
 
「噗!」簡竹凡噴了一聲,還好他口中沒有喝著什麼東西,他連忙回頭看了站在後方的江澄一下、哈、他們家老大的臉色,比他今天穿的黑色外套還要黑。
 
蔣嚴一臉欲哭無淚的,他已經不想去回答江寧寧的什麼了。她朝著眼前的張媽甜甜一笑,張媽愕視得下巴都快要掉下來了,她回看著後方一桌子的媽媽們,她們的表情也跟自己一模一樣。
 
「店、店長,你的太太……年紀好像,有點小?」張媽有點汗顏的說。
 
蔣嚴決定閉上嘴巴什麼都不再回答,但江寧寧卻嘟起嘴巴說:「什麼年紀小?我今年剛滿十八歲了!」
 
「今年才十八,那你們結婚時,妳不是還不夠……十六歲?」
 
「啊、糟糕了。」江寧寧根本沒想過這問題,所以裝可愛地吐了吐舌頭,看向了蔣嚴。
 
「好了,小寧,妳先放開我。」他露出無奈的微笑,掙開了江寧寧的懷抱。「張媽,我知道妳跟其他媽媽都關心我,不過關於這件事,畢竟是屬於我的私事,就到此為止了,好嗎?」
 
雖然是笑意盈盈的,但語氣中充滿了禁止意味,讓張媽終於打退堂鼓,帶著一臉半信半疑的表情跟眼神,回到那群媽媽之中去了。
 
 
「江寧寧妳這笨蛋!我以為妳有什麼妙計,原來是這蠢計一條!」待蔣嚴下班,他們離開了咖啡廳走在回家的路上時,江澄終於忍不住爆發了他一直藏著的怒氣了。
 
「小澄你才笨!我在幫小嚴解圍你是沒看到嗎?我不是成功讓那位媽媽離開了嗎?」說到這,江寧寧還一臉得意的,不管是妙計還是蠢計,只要擊退敵人就是好計,江澄他是沒聽過嗎?
 
「這只會讓她們對小嚴更加好奇而已,妳懂不懂啊你!」江澄氣得快要踹她一腳,把她送回自己老媽身邊了。「還有,我說最後一次,叫我大哥!」
 
「好了、好了,江澄,小寧只是好心幫我忙而已。」蔣嚴安撫似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而且,看來媽媽們有一陣子也不會來煩我了,這樣也好。」
 
發現蔣嚴還是幫著自己的,江寧寧向江澄扮了個鬼臉不說話。
 
「妳這丫頭!」江澄瞪了她一眼,她馬上躲到蔣嚴身後躲避,蔣嚴是最好的擋箭牌,因為江澄的箭一定射不出來。
 
「江澄,算了啦!」這兩個大孩子讓蔣嚴苦笑起來。
 
「不能算啊、小嚴,誰知道那些愛八卦的媽媽們在背後會怎麼說你!」
 
「她們愛怎麼說就怎麼說,沒關係的。」
 
「這影響到你的名聲。」
 
「我又不重視什麼名聲。」蔣嚴看著江澄為自己發那麼大脾氣,忍不住連表情都甜蜜起來了。
 
「對嘛、對嘛!難不成那樣的情況,你想衝到那媽媽面前說『我就是蔣嚴的太太了』嗎?這不是讓情況發展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嗎?」江寧寧在蔣嚴身後悄聲的說。
 
「我不覺得現在有比較好。」
 
「那……小嚴、不然我們就讓它願望成真,我們明天就去註冊結……啊、好痛!可惡!江澄你竟然偷襲我!」趁江寧寧跟蔣嚴說著她的美國春秋大夢之時,江澄悄悄的走到她身後,用力地捏了她的臉頰一下!用力的,讓她的臉異紅了一大片。
 
「江澄!」蔣嚴責備似的瞪了他一眼。
 
「活該!這小惡魔就是欠揍!」似乎是覺得報仇了,江澄笑著回答,心情顯得愉悅。
 
「真是的,你們都在鬧什麼?」他哭笑不得地說。「事實是什麼,江澄你跟我都清楚這就好了,你不是說過嗎?你不介意別人怎麼說,我也一樣的,我已經不會在意別人的看法了。」
 
「我只是替你不值而已。」江澄說。
 
「不值什麼?」
 
「江寧寧她吃了你一記大豆腐,我能覺得沒事嗎?」
 
「我只是抱了他一下而已,我又不是第一次抱他,我常常都會這樣做啊!」揉著自己無辜的臉頰,她委屈的說。
 
「不是抱他那個!」雖然那個也是吃豆腐沒錯。
 
「不然呢?」蔣嚴一臉不解的看著他。
 
「就是……」
 
「喔、『老公』這一句嗎?」江寧寧嘿嘿的笑起來,然後忍不住愈笑愈大聲。「江澄是笨蛋……哈哈哈……我回家要跟二哥跟三哥說,江澄是個大笨蛋!竟然連這也好吃醋的!」
 
這回,連蔣嚴也忍不住笑了。
 
「什、什麼嘛!這麼明顯的吃豆腐,我不能吃醋一下嗎?小嚴從來沒有這樣喊過我一聲。」
 
「我才不要這樣喊你。」蔣嚴笑著說。
 
江澄嘖了一聲,似乎是不高興的別過了臉去,這時候他們已經回到家門前了,蔣嚴回頭看了江寧寧一眼,她會意似的說:「啊、小嚴,大哥,我今晚突然很想飯後來吃冰淇淋,我想去便利店買冰淇淋,我連你們那一份一起買喔!我、等一下就回來!」
 
「小心點,晚餐前要回來喔。」蔣嚴對她說。
 
「沒問題!半小時後回來!」說著,她揮了揮手就跑走了。
 
他們無言地回到家裡,江澄還是一言不發的,所以蔣嚴一進門,就從後把江澄抱得緊緊的,不讓他離開。
 
「江澄。」還附加一句甜膩的叫聲。
 
「……」還來不及說什麼明顯是在鬧脾氣的說話,蔣嚴那溫熱柔軟的嘴唇已經先貼上自己的嘴唇上了。
 
溫柔似水、充滿了安撫意味,卻又帶著滿滿愛意的一個吻,讓江澄所有的怨氣怒氣都在下一秒鐘消失得無影無蹤。
 
「……小寧在惡作劇而已,你明明知道的啊。」他們的雙唇分開後,蔣嚴低聲的說。
 
「惡作劇我也不喜歡。」他反客為主地抱著蔣嚴,用力地摟著,深怕他消失似的。然後低頭,舔著他被吻得發紅的嘴唇。「小嚴的一切,我都不想跟別人分享,哪怕只是一個稱號。」
 
蔣嚴只是微笑著說了一句:「我明白。」然後,又是一個讓人感到窒息的深吻。
 
「找機會跟那個媽媽解釋一下。」江澄還是不死心。
 
「嗯……好……」被吻得意亂情迷的蔣嚴,現在江澄說什麼,他都會答應他。
 
「可是,要怎麼說她解釋?」
 
身上的衣服已經一件一件地在兩人的對話之中被褪去,蔣嚴眨了眨他一雙明亮的眼睛,然後彎成了新月般的形狀。
 
倒在床上之時,蔣嚴語帶認真地說:「那就只好跟他鄭重地介紹你是我的『太太』了。」說完之後,不容江澄的反駁,他翻身的跨坐在對方的身上,笑容中帶著一點點性感的味道,現在的兔子,有點危險,江澄心想。「所以,別生氣了,江澄……」
 
他彎下身,親吻著他的耳朵之時,又低喃了一聲:「好嗎?」
 
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江澄蹙了蹙眉。
 
不過……算了,美食當前,他也不想去深究待吃的小兔子到底剛剛說了什麼話。
 
「嗯、算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